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兒童文學論文

                        廣東兒童文學創作群體發展與特點分析

                        時間:2019-07-17 來源:肇慶學院學報 作者:王少瑜 本文字數:5578字

                          摘    要: 經過多年的發展, 21世紀以來的廣東兒童文學有著較高的創作起點。作家始終堅持以兒童為本位的創作立場, 漸漸形成一種大氣的創作格局。作品張揚童心, 書寫成長, 求真求美, 詩意靈動, 既刻畫美善又閃爍哲思, 既歌頌童年又引領成長。同時, 21世紀以來的廣東兒童文學又具鮮明的地方敘事特色:作家情系故土, 書寫故土文化和時代變遷, 作品鄉韻悠長。

                          關鍵詞: 21世紀; 廣東; 兒童文學;

                          Abstract: With years of development, there has been a high starting point for creation for the children's literature in Guangdong province since 21 st century. Owing to that the writers have been adhering to the child-oriented position of creation, the children's literature has developed into a majestic creation style by demonstrating the childlike innocence and children's growth in pursuit of truth, beauty and intelligence of children. The works both implicate the goodness and philosophical thoughts, and at the same time, celebrate the childhood and direct children's growth. Meanwhile, the children's literature in Guangdong province since 21 st century has distinct narrative feature of local characteristic. With deep affection for their homeland, the writers unfold the hometown culture and changes of times in their literature works which therefore are distinctive with strong local features.

                          Keyword: 21st Century; Guangdong; children's literature;

                          作為中國兒童文學的分支, 廣東兒童文學一直非常活躍, 佳作頗豐。早在20世紀四五十年代, 老一輩兒童文學作家黃慶云、郁茹、黃谷柳、秦牧等就為廣東當代兒童文學的興起與發展立下汗馬功勞。到了新時期, 一批中青年的兒童文學作家, 如鄺金鼻、饒遠、陳子典、李國偉、班馬、郁秀等的創作探索進一步促進了廣東兒童文學的發展與繁榮。21世紀以來, 廣東兒童文學更是作家崛起, 佳作迭出, 成績斐然, 陳詩哥、曾小春、袁博、洪永爭、慈琪等作家紛獲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冰心兒童文學獎、陳伯吹兒童文學獎、“青銅葵花兒童文學獎”等兒童文學屆的最高獎項, 陳詩哥更是入選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 成為最年輕的委員。可以說, 新世紀以來, 廣東兒童文學創作群體的奮起以及其鮮明的創作特色給文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張揚童心, 書寫成長

                          冰心曾言“知兒童才能為其而創作”【1】, 兒童文學作家要真正的知童心、識童心、寫童心才能創作出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21世紀以來廣東兒童文學作家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作家鮮明的兒童立場, 他們都摒棄“成人立場”和“說教面孔”, 與兒童共情共鳴, 以貼近兒童的姿態創作, 作品童心洋溢、童趣盎然。

                          洪永爭認為優秀的兒童文學“從兒童本位著眼, 往靈魂深處下筆”【2】, 他說:“我寫兒童文學主要癡迷于用兒童的眼光看問題。”【2】洪永爭的《搖啊搖, 疍家船》獲得“青銅葵花兒童文學獎”最高獎“青銅獎”, 小說鮮明地塑造了一個與成人世界相對的孩子世界。疍家仔楊水活10歲, 如同很多10歲的男孩一樣, 他在大人的眼中常常表現得很倔很擰, 父親常兇他, “水活, 你又發什么癲?”區別于作品中的“父親”成人眼光的簡單粗暴, 作者則與“水活”共情, 與倔和擰背后潛藏著的獨立、純粹、柔軟的童心世界共鳴, 沒有責備, 沒有說教。他以大量細膩傳神的細節傳達著童心的神韻, 呈現童心之真之美, 并以此作為“觀照成人世界的一面鏡子”【2】。陳詩哥則這樣定義孩子:“孩子指的是:最初的人, 也就是有一顆溫柔、謙卑的心, 不嫉妒、不自夸、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 不喜歡不義。他對事物有著直接的喜愛, 而非僅僅擁有一個概念。”【3】他筆下的孩子自由爛漫、混沌初開, 天真未琢而又通透清澈。在《我想養一只鴨子》中, “每天, 鴨子都跟小雞、小鵝、大水牛、小狗、青草、玫瑰、柳樹一起玩耍, 在草地上打滾, 在池塘里游泳, 捉蟲子吃。玩得很開心。第一天玩得很開心。第二天玩得很開心。第三天也玩得很開心。”在《國王的奔跑》中, “那時候, 每個孩子都有他的領地。我爺爺每天都拖著一根長長的木薯棍, 帶著狗兒小黑, 穿過細碎的野菊花香氣, 在日光下奔跑, 巡視他的國家, 就是幾棵樹、一口水井、一個小山坡、一間鬼屋、一棟炮樓、背后的田野、遠一點的玉米地、螞蟻窩、田鼠洞, 還有偌大個天空。”每一篇作品, 陳詩哥都力求與童心無間的契合, 極力展現孩子精神世界里真實存在的一個國度, 描繪童心深處的單純天真、灑脫不羈、興致勃勃、自由從容, 這既是孩子最初的生命體驗, 也是返璞歸真、大道至簡的最高生命境界。

                        廣東兒童文學創作群體發展與特點分析

                          當然, 廣東兒童文學作家在張揚童心的同時, 他們并沒有把“童心”作為一個抽象的概念而進行單純的理想化創作, 他們也關注兒童情感的復雜性和多元化, 關注兒童成長過程中的困惑焦慮、喜悅痛苦, 并生動地描摹了兒童成長的心路歷程。曾小春認為, “兒童生活、童年經歷有其單純、天真、美好的一面, 同時也有它自身的豐富性和復雜性。特別是兒童始終處在生理的和精神的成長過程中, 家庭、學校和社會對兒童的影響也是無時無刻的, 兒童文學應該將這種豐富性、復雜性和深刻性適當展現揭示出來。”【4】他致力于“寫一群鄉村少年的精神成長史”【4】, 展現鄉村孩子們的豐富情感和心靈秘密, 書寫他們的困境、磨礪和成長。例如, 他的長篇小說《手掌陽光》以騎子嶺女孩蘭妮子作為“空巢”時代里留守兒童的典型, 在日常化的細節中真實地描寫了留守兒童因父母遠走他鄉、貧富懸殊的反差、城與鄉的沖突等現實的生存狀況而引發的困惑和痛苦, 女孩在與困難的斗爭中體驗、感悟著成長。區別于曾小春、洪永爭的鄉村兒童成長小說, 被稱為“動物小說王子”的袁博則“擅長描寫動物在成長過程中所經歷的考驗與挑戰”【5】, 他的《星宿海上的野牦牛》書寫了一只“被媽媽毫不留情地用尾巴趕走”的小牦牛從彷徨流浪到成長為年輕牦牛群中的一名勇士所經歷的考驗與挑戰, 酣暢淋漓地展現了成長的孤獨、惶惑以及努力拼搏的意志, 寓言著生命的驍勇與美好!

                          二、求真求美, 詩意盎然

                          兒童文學作家陳伯吹先生曾說, “兒童文學是為小孩子寫的大文學”【1】。真正的兒童文學并不是“小兒科”, 而是成人世界與兒童世界的情感和精神交流, 它天真淳樸但不淺薄庸俗;它大巧若拙, 平實中充滿趣味, 單純里韻味無窮。21世紀以來的廣東兒童文學作家正是努力在追求這種兒童文學創作的大視野、大氣魄, 他們在創作中求真求美, 傳達詩意, 用文學藝術之光去點亮兒童的心靈。

                          陳詩哥說“童話是對世界的重新解釋和重新命名”【3】, 認為“好的童話, 自然是富有詩意的, 富有哲思的, 甚至是富有神性的”【3】。他的童話有著極致的天真單純, 他用新鮮而又充滿喜悅的眼睛去發現世界的詩意, 喚醒生命的原初體驗, 探求生命的可能性。《風居住的街道》把無色無味無形的風賦予了鮮活的生命, 點燈的風、讀書的風、陰風、五顏六色的風、干凈的風、酒館里的風、要改名字的風……一個接一個粉墨登場。點燈的風默默地點燃一盞盞街燈, 華燈初上時, 這就是“風光”;愛美的風姑娘“在衣服上染上了緋紅的山茶花、潔白的雪花和桔黃色的月亮”, 她一飛舞, 就是“風花雪月”;喝醉了酒的風發酒瘋就形成了“臺風、颶風、龍卷風”;有學問的風先生飽含智慧地告訴“我”, “風沒有開始的地方, 也沒有結束的地方”……在這妙趣橫生的童話中, 仿佛重寫了“風”這一詞條, 各種各樣的風“物”、風“情”、風“景”美不勝收, 讓人不禁驚嘆世界之美妙與神奇。陳詩哥的許多童話都以空靈詩意的藝術想象重新命名了我們習以為常的事物, 《門的故事》重新命名了“串門”;《窗口的故事》重新命名了“天窗”;《蘑菇湯》重新命名了生命的形態——豬媽媽對豬寶寶說:“如果你死了, 我就把你再生一次。”靈動的想象、詩意的哲思像風一樣吹開了孩子的感受、體驗和想象之門, 世界原來從來不是墨守成規的, 一切都那么新鮮好玩, 一切都充滿可能性。

                          如果說陳詩哥在童話創作的領域里詩意地求真求美, 那么洪永爭、曾小春、袁博等作家則在小說的領域里詩意地書寫愛、善和真情。洪永爭說:“兒童文學盡管是多樣化的, 但有一點相同:都要表現真善美。”【2】他的《搖啊搖, 疍家船》描繪了貧窮卑微的“疍家人”一家瑣碎而歷經磨難的生活以及十歲男孩楊水活的命運糾葛和成長, 呈現了一個大愛大美的故事。著名兒童文學評論家王泉根這樣評價:“筆帶情感, 力透紙背, 深接地氣, 展現了一幅幅父子之情、姐弟之情、生父母和養父母之情、社會學校普通人之情的生動畫卷, 折射出中國老百姓最樸實無華的人性光輝和生活理想。”【6】283曾小春的鄉村系列小說總是守望著鄉村兒童的精神世界, 小說中無論是成長中的少年還是在外貌或性格上有著各種缺陷的“丑姆媽”“豁嘴老頭”“雞巴”等成年人, 他們或在困境中守住了心中的真與愛, 或在迷失后被喚醒心中之光, 小說在淡淡的哀傷中孕育著濃郁的暖意, 在復雜的人性中回望真與美, 引領著孩子們超越苦難, 守望美好。袁博的動物小說著力書寫在蒼涼而遼闊的自然中不同物種的野性生存, 講述野生動物蕩氣回腸的生命故事, “包含了執著的堅守、拼搏的勇氣、難得的溫情、群體的良知”【7】。作品閃耀著詩意的生命之光, 讓孩子在驚嘆、感動和傾慕之余, 獲得心靈的升華。

                          三、情系故土, 鄉韻悠長

                          廣東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省份, 新時期以來, 兒童文學的作家構成就分為本土作家和外來的移民作家;新世紀以來, 這種作家構成狀態依然穩定。不管是本土作家還是移民作家, 總是懷揣著一份對往昔的小村莊、小城鎮的想念, 對高度商業化、市場化的移民都市更多地表現出一種疏離的態度和謹慎的思考。他們更愿意與兒童讀者分享那遠去的童年, 那磨滅不了的故土印象, 這就形成了21世紀以來廣東作家鮮明的敘事選擇:情系故土, 書寫故土文化和時代變遷, 許多作品地方敘事特色濃厚, 鄉韻悠長。

                          廣東本土作家的兒童文學作品中往往有著鮮明的嶺南特色, 在嶺南文化的具體情境中講述故事, 在故事細節中寄予著嶺南文化的邏輯文理。洪永爭的故鄉是陽江, 他在漠陽江畔成長, 他的《搖啊搖, 疍家船》被認為是“第一部如此深刻周密地描寫疍家漁民的風俗民情小說”【6】283。洪永爭說:“在作品里描寫的那些風景、圩鎮、村落、樹林和竹林, 那個年代的風物, 那個時代人的語言、穿衣打扮等, 確實是我本人在小時候經歷過或者目睹過的。”【2】其實留在作家印象中的不僅是疍家漁民的生活細節, 更重要的是隨著這些細節沉淀下來的貧窮而不沉淪、卑微而不妥協、本分而又懷有仁愛之心的疍家漁民的生存姿態, 小說在細碎的、童心化的細節推進中鍍亮了疍家文化。除了洪永爭, 還有不少廣東本土作家以嶺南文化的感知者、持有者、傳播者的身份認知進行兒童文學創作, 為孩子們描繪這塊土地生動的文化細節, 并以此抵抗工業化對原始文化生態的破壞。例如, 祖籍東莞的作家香杰新, 其作品《雨水滴答滴答, 石頭開滿花》獲廣東省有為文學獎第一屆“平湖杯”兒童文學獎, 小說以幾個鄉村少年的生活為線索, 講述和反思了東莞改革開放過程中的社會變遷, 追憶著抓麻雀、掏鳥窩、捅黃蜂窩等隨著城市的現代化進程已遠去的童年趣事, 期盼以文字留住綠水青山, 留住鄉愁。又如生長在南海之濱的湛江作家陳華清, 她的《海邊的珊瑚屋》《追臺風的秘密》把海洋風景、民俗傳說熔鑄在兒童故事中, 書寫海洋風情, 在漁村社會的肌理與血肉中重塑海洋文化品格, 具有鮮明的南海特色。由此可見, 嶺南風情、嶺南精神、嶺南文化形成了廣東本土作家作品鮮明的審美特色。

                          與廣東本土作家相似, 外來的移民作家也同樣懷著對故土深深的思念和懷想, 但與本土作家相比, 移民作家作品的鄉韻中多了一重離鄉念鄉卻又返鄉不得的慨嘆。以曾小春為例, 曾小春現為東莞作家, 但其童年在江西農村度過, 江西鄉村便成為作家理想的精神家園, 他在許多作品中既深情眷戀的回望童年故鄉, 又慨嘆故鄉風情已不再。在《穿雙棉鞋回故鄉》中, 從小就離開故鄉的弟弟始終惦記著向往著溫暖而純真的鄉村生活, 但在鄉村長大的姐姐卻告訴弟弟家鄉那清澈的水井已被新房填充, 曾經熙攘熱鬧的米巷子被高樓大廈取代, 城市比家鄉好很多。小說中的“棉鞋”是樸素的故鄉的象征, 然而就只剩下最后一雙了。廣東不少外來作家的思鄉之作都表達了類似的情感, 既情系故土, 但又清醒地意識到勢不可擋的城市化導致的鄉土變形, 感嘆故土難返, 他們在作品中著力追尋已越行越遠的家鄉遺韻, 為當代兒童構建、保存了一段田園牧歌式的鄉村記憶, 通過精神返鄉來幫助孩子們把故鄉的星空留存于心。

                          綜上所述, 經過多年的發展, 21世紀以來的廣東兒童文學特色鮮明, 有著較高的創作起點, 作家始終堅持以兒童為本位進行敘事, 漸漸形成一種大氣的創作格局, 作品童心真摯、童趣盎然, 既書寫現實又有詩意靈動的想象, 既刻畫美善又閃爍哲思, 既歌頌童年又引領成長, 既有時代特色又具地方敘事風采。為了促進廣東兒童文學的進一步繁榮發展, 近兩年廣東作家協會不僅啟動了省魯迅文學藝術獎的兒童文學類評獎和廣東省有為文學獎“平湖杯”兒童文學獎, 還成立了1+3廣東兒童文學大聯盟, 把廣東的兒童文學作家、出版社、學校教師集合在聯盟的大旗下, 共享資源、共同聯手, 著力整合并打通廣東兒童文學創作、出版, 以及市場推廣、校園閱讀的通道。我們相信, 經過努力, 廣東兒童文學必定未來可期, 推出更多的精品佳作!

                          參考文獻

                          [1] 李國偉.“蹲下來”與“彎下腰”——談兒童文學的創作姿態[N].光明日報, 2016-11-14 (13) .
                          [2]洪永爭.兒童文學要表現真善美[N].新華書目報, 2018-07-06 (10) .
                          [3] 陳詩哥.做一個清醒時做夢的夢想家[N/OL].中國作家網, (2016-11-22) [2016-11-23].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6/1122/c405057-28887460.html.
                          [4] 徐紹娜.廣東作家曾小春:想寫鄉村少年的精神成長史[N/OL].中國作家網, (2011-04-15) [2018-12-20].http://www.chinawriter.com.cn/news/2011/2011-04-15/96430.html.
                          [5]何曉博.袁博:用動物小說為大自然書寫一部歷史[N].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2017-11-24 (10) .
                          [6]王泉根.《搖啊搖, 疍家船》專家評語[M]//洪永爭.搖啊搖, 疍家船.北京:天天出版社, 2018.
                          [7]袁博.星宿海上的野牦牛[M].杭州:浙江攝影出版社, 2017:161.

                          王少瑜.21世紀以來廣東兒童文學印象[J].肇慶學院學報,2019,40(03):1-4.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99re6久久在热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