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社會學論文

                        影響城市高中生教育補習的因素研究引論

                        時間:2016-12-29 來源:未知 作者:陳賽楠 本文字數:6879字
                          第 1 章 引論
                          
                          1.1 研究的緣起
                          
                          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國家(地區),補習早于 20 世紀 60 年代開始就已十分普遍,而到近年更在西歐、北美及澳洲等國家開始流行。不少學者認為,補習的普及情況與社會的文化差異有關。東亞地區受儒家思想影響,重視學業,強調努力,補習的風氣較容易形成和發展。在中國,放學后背著同樣重量的書包奔波于各種補習班的學生隨處可見。無獨有偶,教育補習泛濫的國家(地區)并非中國大陸獨有,日本、韓國、港澳臺地區以及東南亞地區的補習活動同樣十分興盛,并且延續的時間遠超過中國大陸。對于蓬勃的教育補習現象,Mark·Bray 曾經這樣描述,“對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的學生來說,放學鈴聲的響起并不意味著一天教育的結束”很多學生離開學校后,休息一下甚至不休息,就去參加私人補習,有的學生甚至不離開他們的教學樓,在同一間教室,參加同個學校,甚至同個老師的補習。
                          
                          根據 PISA2003(國際學生評價計劃)的數據統計,東亞地區如南韓、香港、日本,學生參加教育補習的比例分別是 45%、50%和 60%.在香港,有 70%以上的中學生每星期會用 4 小時以上的時間去補習,在澳門,高中學生每星期用在補習的時間更高達 20 小時。這些數字令人震驚。從個人角度來說,本人自初一起就開始持續性地接受教育補習,補習的科目涉及到數學、物理、化學、英語,甚至語文,我曾暗自竊喜有個當老師的母親,給了我“吃小灶”的便利,也曾無數次抱怨自己喪失了自主學習時間和課外活動時間,所以我經常思考,參加補習對我來說到底有沒有用?我到底為什么參加補習?研一下學期寒假,我受聘于我們家當地的一戶官宦之家,為其正讀高二的一對雙胞胎女兒補習英語,讓我驚訝的是其父母對補習的崇尚程度已經到了“只要出錢請家教,成績完全可以不用擔心”的地步,而他們的孩子在補習的過程中則完全表現出一種“無奈”及“被強迫”的態度。我不禁又開始思考,到底是什么原因驅使學生參加補習?參加補習跟學習成績的提高有關聯性嗎?學生和家長的態度是否和學生參加補習有關聯性呢?
                          
                          出于對補習現有研究狀況的了解及筆者的個人感受,故以教育補習為題,進行了專門的調查研究,研究擬通過對江西省三個代表性地區的抽樣調查和數據分析,來探究以下三個基本問題:(1)了解江西省城市高中生教育補習的基本情況:教育補習的規模和強度如何?補習活動在各科目、各年級之間的分布情況如何?學生參加補習的主要原因和途徑有哪些?平均補習支出有多少?補習的成效如何?(2)探究江西省城鎮高中生參加課外補習的影響因素,具體包括高中生參加教育補習機率的影響因素及家庭教育補習支出的影響因素。(3)探討教育補習對主流教育、社會及經濟的影響。
                          
                          1.2 研究的意義
                          
                          目前,教育補習這一社會現象在中國各個城市中非常普遍。但是,對于教育補習的實證研究相對較少,并且,對江西省城市高中生教育補習情況的調查仍是空白。故本研究試圖彌補這一不足。研究將采用定量與定性相結合的研究方法,對江西省三個地區的 6 所高中的高中生接受校外教育補習的現狀進行研究。這將有助于進一步揭示教育補習這一現象在國內的現實狀況,進而使社會各方能夠更加客觀地看待教育補習。同時,對高中生教育補習的實證研究還能為各相關部門在處理有關中等教育的問題上提供現實依據;為學生及家長正確認識教育補習這一現象提供參考。
                          
                          1.3 概念界定
                          
                          英文中,教育補習有多種表達:英聯邦國家多喜歡用“private tutoring”、“private tuition”,當然也有用“private supplementary”這一表達。目前國際上使用的比較多的是“影子教育體系”(shadow education system)。最早提出這個概念的是對教育補習做出系統研究的世界比較教育學會聯合會前會長馬克·貝磊(Mark Bray)教授。他認為這個隱喻從很多方面來講都十分貼切:第一,教育補習僅僅因為主流教育的存在而存在;第二,當主流教育系統的規模及狀態改變時,教育補習的規模和狀態也會發生改變;第三,幾乎在所有的社會,公眾的注意力更多地關注于主流教育系統而不是它的影子;第四,影子系統的特征不如主流系統明顯。國內研究者對教育補習的界定各有不同,彭湃最早引進 “影子教育”的概念,他認為“‘影子教育’是由私人支付的、存在于主流教育之外的補充性教育,它以學術性課程為教學內容,以正規學校中的小學生為對象。”
                          
                          還有學者認為教育補習指中小學生在接受學校教育之外所接受的文化課或藝術方面的輔導或補習,主要形式有:聘請家庭教師、參加假期或周末學校、參加日常補習班。“②也有人認為,”教育補習是指由家庭購買的正規學校教育之外的輔導形式,如聘請家庭教師或送子女到補習班就讀等。③“北京師范大學教育部教授曾曉東認為教育補習在義務教育階段的主要形式有:以”一對一“教育、”尖子生“教育為特點,對正規教育體系的教學科目進行補償性的教育;對滿足學生個體興趣和需要的特長教育;對無法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學業進步的學生的干預教育。
                          
                          可見,國內學者在教育補習概念的界定上存在差異性與共性。差異性主要體現在藝術類、興趣類輔導是否應囊括在教育補習的范疇之內,筆者認為這類差異應歸因于藝術類、興趣類的輔導并非一定屬于以應試為目的補習,故應做特別討論。而共性在于以下幾點:一是關于教育補習存在的空間--在學校教育或稱主流教育之外;二是教育補習所體現的內容--大多類似于學校課程,主要以文化課為主,以應試為目的;三是教育補習所面向的對象--以在校學生為主體。
                          
                          綜上所述,本研究將教育補習的概念界定為:教育補習是涵蓋對學術課程的教育補習,是由獲取資金回報的教育補習教師或機構提供給在校學生的針對主流學校教育的一種補充性的教育。關于這個定義的詳細闡述如下:
                          
                          (1)學術課程。這里的學術課程指主流學校教育中講授的學術課程(比如:數學、語文),不包括輔助的課程方面(比如:音樂、舞蹈),也不包括學校教育中非主流課程的學習(比如周末興趣班)。
                          
                          (2)資金回報。這里的資金回報是指有償的教育服務,不包括學校教師因學生需要而自愿在正常教學時間之外上的課程,也不包括家庭成員給予其他家庭成員的自愿的幫助。
                          
                          (3)對主流學校的補充。這里所說的教育補習在學校時間外提供,大部分在夜晚、周末或者放假期間在校外上課。
                          
                          目前,江西省高中教育階段學校統一組織補課的情況較多,考慮到這種補習仍屬于學校教育,且在政策上不被允許,具有一定的敏感性,真實數據不易獲得,故這類補習形式不在本文的研究范圍內。
                          
                          1.4 研究概述
                          
                          1.4.1 國內研究概述
                          
                          (1)教育補習的基礎理論研究
                          
                          2004 年的中國城鎮居民教育與就業情況的調查顯示,有 73.8%的小學生、65.6%的初中生和 53.5%的高中生接受教育補習。
                          
                          國內對教育補習的相關研究多以”家教“、”教育培訓機構“、”有償補習“、”非正規教育市場“等形式體現。王巧林以補習教育與主流學校的沖突與和諧為基點分析了補習教育日益興盛的原因,主要包括應試教育的推動、國人重視教育的傳統、家庭經濟收入的提高、人口數量的增加與流動、家長們自身的條件和境況、社會分配的不均衡等層面,并提出要對補習教育進行合理規范。
                          
                          除此之外,王吉認為補習教育興盛主要是新課改問題的體現,他認為補習班是被課程改革實施中的問題催發的,并認為這種現象的存在是合理的,但要對其問題進行規范。
                          
                          戴勛通過 2004年的相關數據,對我國教育補習的發展規模、教育支出、補習科目與強度、供給和需求等方面進行了論述,并針對其問題提出了可能性的對策。
                          
                          習評價的問題上,持補習對學校教育有益觀點的人大多持有”教育學話語“,認為補習存在教育意義,如謝麗玲結合新課程的理念,帶著一種積極支持的立場對”課外補習“的教育形式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她認為新課程關注每一個學生的全面發展,強調有教無類,注重因材施教,課外補習是實現每一個學生全面發展的重要措施之一。
                          
                          當然,很多學者在看到教育補習的消極影響后,更多的是呼吁政府進行有效規范。
                          
                          (2)教育補習的比較借鑒研究
                          
                          澎湃是我國最早對教育補習作出比較研究的學者。他系統的介紹了國外教育補習的地理分布與影響因素、補習科目與學習強度、補習規模和成本變化以及教育補習的供給與需求,闡述了教育補習的廣泛影響,具體包括對學業成績的影響、對學校教育的影響以及對社會的影響,同時還歸納了各國(地區)對教育補習不同的治理政策,這為后期教育補習的研究提供了寶貴的可借鑒資料。
                          
                          趙霞對中國和韓國的教育補習進行了深入的比較研究,彌補了中國在教育補習方面跨國研究的缺乏。她通過對中國和韓國的教育補習狀況分析,深入挖掘背后的原因及造成的影響,并考察中韓政府在教育補習方面的政策改革,從而得出政策建議。
                          
                          事實上,通過這類比較研究,我們或許還能進行一些文化層面的思考,一類教育現象的背后往往會因為不同的文化基因而擁有不同的表現方式,這也是比較研究的一大價值所在。近些年來,國內學者們開始陸續翻譯國外有一定價值意義的、與教育補習相關的文獻資料。廖青翻譯的”影子教育“之全球擴張:教育公平、質量、發展中的利弊談就有很好的借鑒意義。馬克·貝磊(MakerBray)的專著《教育補習與私人教育成本》亦被翻譯成書。總體來說,不論是比較或是借鑒,都給中國的影子教育研究打開了一扇窗,這將擴大研究者的理論視域,同時也將給中國相關領域的政策制定者提供可貴的參考資料。
                          
                          (3)教育補習的相關政策研究
                          
                          較之于國外對于教育補習的治理經驗,國內對教育補習的規范還未形成詳盡可行的政策體系,其研究尚停留在探索階段,研究者所提出的大都是建基于他國治理經驗之上的可能性的規范措施。如楊洪亮通過系統地解讀《影子教育的挑戰:歐盟家教及其對政策制定者的影響》,提出對我國教育補習市場治理的啟示:要注重教育公平,加強對有償家教的管理,并重視各方監管的合力作用等。
                          
                          羅建河等提出借鑒臺灣經驗,加強對供給主體的管理,建立比較統一的管理規范和管理制度。
                          
                          樓世洲則從教育補習對基礎教育政策的影響談起,揭示出教育補習的治理困境,在此基礎上闡述了可能性的政策選擇,他提出要在兼顧各方利益訴求的基礎之上建立合理的規范機制,從而保證學生額外教育補習需求與公立教育的公益本位各得其所。
                          
                          總體說來,研究者們普遍認為對教育補習的規范管理是一個漸進式的過程,規范體系應建基于對情境的全面分析之上。
                          
                          1.4.2 境外研究綜述
                          
                          境外學者從 20 世紀 80 年代就開始了對教育補習的研究,90 年代達到高峰,當前對此教育現象的關注非但沒有絲毫減弱反而越來越普遍。
                          
                          (1)教育補習的規模
                          
                          在韓國,2007 年的數據顯示,有 63.1%的高中生、78.4%的初中生及 88.2%的小學生正在參加教育補習。韓國的教育補習形式各異,有 44.5%的學生加入被稱為私立學院的機構,25.4%的學生接受個別化的或班組式的課外輔導,5.0%的學生接受網上課外輔導,10.4%的學生做公司提供的學習單。
                          
                          在法國,到 2006年為止,課外輔導機構已連續六年取得了超過 15%的增長。從市場總規模上看,25%的初中生和 33%的高中生正在接受教育補習,這其中大部分學生選擇參加數學方面的課外輔導。并且,法國的教育補習存在地區差異,巴黎的補習規模最大,有 75%的學生正在接受教育補習。法國的補習方式大致分為兩類:獨立從業的私人教師和課外輔導公司。
                          
                          在毛里求斯,小學六年級的學生參加補習的規模達到 72.7%,中學六年級的學生參加補習的規模為 87.2%.70%的小學生每周接受二至五天的課外輔導,88%的孩子接受一位輔導老師的幫助,9%的學生接受兩位輔導老師的幫助,3%接受三位輔導老師的幫助。
                          
                          在中國香港,2006 年的政府統計數據表明,有 34%的中小學生在接受教育補習,從 2004-2005 年對13600 戶家庭的調查數據中可知,36.0%的小學生、28.0%的中學低年級學生、33.6%的中學中年級學生和 48.1%的中學高年級學生正在接受教育補習。
                          
                          在日本,2007 年的一項調查發現,一個叫作”塾“的補習學校為 15.9%的小學一年級學生及 65.2%的初三學生提供教育補習。從這些數據來看,教育補習在東亞、歐洲、及非洲國家都形成了一定的規模。
                          
                          (2)教育補習的影響因素境外學者多通過實證研究調查教育補習的影響因素。在英國,朱迪斯和凱迪(Judith Ireson and Katie Rushforth)采用了實證研究的方法對”影子教育“現象進行了調查與評價。研究表明孩子參加影子教育輔導的機會和家庭的社會經濟地位、文化背景高度相關。心理、文化、教育和經濟因素影響家庭對教師的選擇。
                          
                          布蘭達和艾倫(Belinda V. de Castro、Allan B. de Guzman)通過對 1235名菲律賓基礎教育學生參與影子教育決定性因素的問卷調查,發現盡管上升的教育成本和社會經濟地位是影響因素,但仍然存在著許多其他推動因素決定菲律賓的學生繼續參加影子教育活動,如家庭教育程度、家庭收入、血緣關系結構、文憑需要、性別等。
                          
                          在素加塔(sujatha)展示的有關印度農村樣本的數據中我們可以發現,初中生接受教育補習的比例為 29%,而城市地區的初中生的相應比例為 64%.研究顯示,城鄉的地區差異對教育補習的參與機率有顯著影響。
                          
                          覃賽和博肯(Tansel and Bircan)在對土耳其的教育補習研究過程中發現,性別及家庭的收入水平等因素對學生參加教育補習的機率有所影響。
                          
                          (3)教育補習的影響
                          
                          亞松斯蘭普里奧和斯科拉阿凡提蘭普里奧(IASONAS LAMPRIANOU &THEKLAAFANTITI LAMPRIANOU)從人口學、社會學等視角研究影子教育對塞浦路斯的社會影響(塞浦路斯是歐洲的一個影子教育非常盛行的國家)。政策的制定者、媒體、教師聯合會多次指出教育補習是主流教育和家庭所遭受的詛咒甚至癌癥。為了維持教育平衡,消減教育補習給社會帶來的負面影響,塞浦路斯相關教育管理部門(MOEC)設置了自己的機構用于向貧困學生提供資助,已有 40 個國家控股的私人培訓機構對成百上千名學生進行了補習援助。
                          
                          從對經濟的影響來看,在韓國,2006 年課外輔導的家庭總支出為 240 億美元,占 GDP的 2.8%,韓國課外輔導產業促進了就業,為補習老師和相關員工帶來了收入;①在法國,教育補習市場 2006 年的估計價值約為 22.1 億歐元,且每年以 10%的增長率增長;②在希臘,高中階段的補習費用達到 11 億歐元,超過該教育階段的政府開支。
                          
                          從教育補習對學術成就的影響來看,有學者對教育補習與東亞美國青年的學術成就間的影響關系進行了研究,研究顯示,恰當形式的輔導與其學術成就間具有明顯相關性,但不同的輔導形式與學業成就間的相關性不大。
                          
                          總體看來,教育補習對社會、經濟及學生的成績等方面都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4)教育補習的政策反應
                          
                          為減少教育補習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希臘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手段以限制其規模。政策分為兩個方向,一是為學生提供免費的補習教育;二是改進正規教育部門的教育質量,尤其是一些學會和文化團體,以增加學生進入高等教育學校的路徑,減少私人輔導的需求。這類措施對教育補習市場的規范起到了一定作用。
                          
                          在香港,廉政公署要求教育部羅列注冊資格,使之與教育法令的需求相一致,要求教育部所在區域安排常規的巡視去確認未注冊的教育補習學校。同時教育部、消防部、建筑部和其他部門的人員組成小組,定期開會,確保規則的順利運行。臺灣于 1981 年在各特定的地理區域設定教育補習學校協會,實行行業內的自我管理,該協會處理公立學校對于本協會內成員的教育補習學校的起訴,代表教育補習學校與政府協商。在韓國,政府面對教育補習已采取了更為全面的方法。一方面是提高學校系統質量的努力,倡導學習類型的多樣化;另一方面韓國也積極地開始改變大學的招生制度,鼓勵各個大學和學院發展多樣化的學生選拔方式。
                          
                          1.4.3 已有研究的啟示
                          
                          總體來看,現有的研究已從不同的角度對教育補習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對于我們認識教育補習提供了幫助。但較之于境外學者對補習教育的大規模實地調研,國內大部分學者主要采用比較研究、文獻研究的方法,較少運用實證研究的方法對教育補習的規模、強度、成本等進行實地調研。具體來說:(1)國內教育補習實證研究缺乏。從已有研究來看,國內關于教育補習的研究除了翻譯、介紹境外研究之外,大多都集中在哲學的思辨和理論的推論上,實證研究較少。作為一種社會現象,其在不同經濟、文化及社會背景下的表現各異。研究者通過實證研究,能親自對研究對象進行調查訪談,從而掌握大量的一手資料。并且,研究在數據的支撐下,不僅調查的信度會有所增加,而且也能增強研究的參考價值。(2)高中階段的實證研究較少。已有的實證研究多集中在義務教育階段,對高中階段教育補習的實證研究較少,有學者表示,高中階段學校統一組織補課的情況多,故并沒有將高中納入研究范圍。
                          
                          但是,其忽略了隨著高考的臨近,高中生在學校課程之外的補習需求有增無減。再者,想要全面的了解教育補習這一現象,就應該要對其不同階段的表現進行研究。只有在深入觀察教育補習在不同階段的表現時,我們才有可能去捕捉它的本質,去進行思辨研究和理論上的思考。(3)江西省的教育補習實證研究屬空白。近年來,雖然國內關于教育補習的實證研究有上升的趨勢,陸續有學者對湖北省、甘肅省、深圳市等地區進行了教育補習的實證研究,但還未有學者對江西省的教育補習現象進行大規模的實證研究。因此,本研究在對現有文獻進行梳理的基礎上,擬采用實證研究的方法,以江西省為個案,就教育補習的現狀進行全面調查,以期為該領域的研究者提供具有一定價值的參考資料。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99re6久久在热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