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社會學論文

                        家庭教育方式與青少年學業成就的關系探究

                        時間:2019-04-30 來源:學海 作者:范靜波 本文字數:9758字

                          摘    要: 探討家庭恰當有益的學業支持行為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通過對CEPS的數據計算分析, 本文試圖證明:青少年學業成就存在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差異, 家庭的教育投入影響子女的學業成就;適度溫情型的學業支持促進青少年學業成就, 青少年情感需求層次先于知識追求欲望;嚴厲懲罰型的學業支持阻礙青少年的學業成就, 過高的教育期望和干涉挫傷青少年的自信心, 對學業產生負面影響。

                          關鍵詞: 學業支持; 學習成就; 家庭教育; 青少年發展;

                          近年來, 青少年時期的學業成就對個體地位獲得的重要作用越來越得到學術界的重視。學業成就是青少年時期最重要的目標, 學業成就的高低會影響青少年的成就感、自信心等各方面, 不僅關乎學生的學習成績, 更關乎學生的健康成長。眾多經驗研究表明, 影響中學生學業成就的主要因素包括自身因素 (學生的認知能力、學業行為等) 和環境因素 (如家庭社會背景、教學環境等) 兩大方面。在自身因素中, 學業行為是可以觀察到并能通過干預措施得到改善的因素, 對于改善學業成就, 提升學生自信心和自我效能感十分重要。1家庭作為青少年除了學校以外最為重要的外在環境, 必然對青少年的學習態度與學業行為產生重要影響。本研究以初中學生為研究對象, 考察家庭的教育方式與青少年學業成就之間的關系與作用機制。兩個主要自變量分別為家庭的社會經濟地位和家長學業支持。前者是家庭客觀存在的可以進行學業支持的社會經濟地位背景, 后者是指家庭中父母主動積極采取學業支持行為的狀況, 包括家長對孩子的教育期望、學習和生活監管、親子互動頻率和文化資本活動這四個變量。結果變量是經過處理的學生成績以及智力測試分數。

                          一、理論背景和文獻回顧

                          社會資本理論和文化資本理論是分析青少年成就動機的兩種重要的經典理論。科爾曼是將社會資本理論引入社會學研究的重要人物, 他從社會結構和社會功能的角度進行概念界定, 認為社會資本是由社會結構內部可以給個人提供便利的眾多要素組合。2他將家庭中父母與子女之間的紐帶關系稱作是一種“社會資本”, 認為這是家庭資源影響兒童和青少年人力資本發展以及成年后社會經濟地位獲得的關鍵因素。3科爾曼指出:“社會資本是無形的, 它表現為人與人之間的關系, 表示在孩子獲得教育的時候, 對其有意義的成人和孩子彼此間的規則、社會網絡與緊密關系”。4社會資本的符號是社會聲望和社會頭銜, 其制度化形式是社會規約。此外, 科爾曼強調社會資本的生產性質, 認為社會資本由社會結構的某些方面組成, 它們促進了處在該結構內的個體的某些行動。5

                        家庭教育方式與青少年學業成就的關系探究

                          在1986年發表的《資本的形式》一文中布迪厄首次對文化資本理論進行系統闡述。“文化資本”是布迪厄從象征支配層面對馬克思的資本觀點開展非經濟學解釋以后提出的社會學定義6。布迪厄指出, 不應該僅僅看到一種資本形式即經濟資本, 構成社會的結構性因素是一切形式的資本, 文化資本的形態有三個:第一是具體形式, 以精神或持久的“性情”形式存在;第二是客觀形態, 以文化產品的形式存在, 如圖書、詞典、工具等;第三是制度形態, 以客觀化、必須區別對待的形式存在, 如教育資質。第一種文化資本形式, 也就是他所說的“慣習化”, 其含義是行動者利用家庭條件和學校教育得到且變成精神和自身一部分的知識、氣質、能力、樂趣和感性等文化產物7。“文化資本”的符號形態則是學銜、作品、文憑, 并且以學位為其制度化形態。文化資本, 在某種形式下, 可以轉化成經濟資本。

                          在國外, 早期研究集中在家庭背景和學校在教育獲得和教育成就中的作用, 刺激這類研究的因素主要有兩個項目:美國的科爾曼報告和英國的普勞頓報告, 兩項報告都認為家庭背景比學校因素在決定孩子的教育成就中更為重要。81969年Kiesling對紐約州97個區域的六年級學生開展深入研究, 結論是父母職業和學生數學成績為正相關, 父母職業位置高, 學生數學成績就更好9。保羅·迪馬哥通過把家庭文化資本引入實證研究后表明, 文化資本與孩子的教育成績、大學入學率、研究生入學率、婚姻選擇方式都顯著相關。10Lee Barro分析父母學歷對子女學習成績的作用, 結論是父母受教育程度對其孩子學習成績有一定的積極作用。

                          科爾曼報告中提出的家庭對于兒童發展的影響作用, 在中國的研究中, 也得到了很多支持。楊東平指出家庭文化環境、氣氛與親子交流都會受到父母受教育情況的影響, 家庭條件會對子女學習成績與效率產生一定的積極作用11。吳愈曉通過對CEPS大數據的計算分析發現, 家庭結構一定程度上通過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和父母教育參與這兩個機制作用于孩子的發展, 包括學業成就和非認知水平。12權小娟和邊燕杰等指出:源自城市與父親工作單位在體制內的個體繼續深造與海外留學的概率更高, 這表明父輩文化與資源優勢開始轉變成其子女躋身社會精英的個人優勢13。方長春將父親所屬階層當做家庭社會資本的重要衡量標準, 對647名初中畢業生開展研究, 結論是父親工作所屬階層高, 學生畢業成績就更好, 在公辦與民辦學校的可能性就更高;家庭社會資本通過就讀學校的種類來影響學生的成績14。趙延東通過對一項全國城市中小學生的大規模社會調查所得數據分析, 進一步檢驗了家庭社會網絡和社會閉合這兩種社會資本存在復雜的交互作用, 可以共同促進孩子的學業成績。洪巖璧在科爾曼社會資本的概念框架下, 探討親子交流和父母監督等教養方式對孩子教育發展的影響, 發現父母指導功課及檢查作業等直接干預孩子學習的行為, 對孩子學業成績表現出消極作用, 指出家庭干預促進青少年學業成就尚需要更多因果檢驗。15

                          二、研究假設

                          中國家庭普遍對子女抱有較高的教育期望。隨著經濟和科技迅速發展, 受教育水平越發成為獲得良好職業的重要階梯, 家庭對孩子的教育投入的熱情空前高漲。但是到底哪些因素能影響青少年學業成就, 值得探討。

                          影響青少年學業成就的因素, 主要包括個體、家庭和學校三方面。學校的影響毋庸置疑, 本文不予討論。有研究發現, 智力作為影響高中生成績的一個變量只起15%-30%的作用。16可見相對個體智力因素, 學校和家庭是影響青少年學業成就更為關鍵的因素。因此本文主要考察家庭因素對青少年的影響。從青少年學業和心理發展的角度來看, 家庭方面主要的影響因素有:家庭社會經濟情況、父母教養方式、親子關系、父母性格、家庭結構、居住環境、家庭教育期望等。

                          關于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對青少年發展的關系, 很早就有研究證實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對學生的學業成績產生積極影響, 貧困家庭的子女受影響更為明顯。17如果家庭的社會經濟狀況與學生的學習成績相關顯著的話, 很容易推斷出貧困家庭的孩子會因為流動無望而產生不穩定情緒。周皓認為, 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對青少年學業成就有重要影響;但是, 影響青少年心理發展更為重要的是家長與子女之間的交流與教育。18關于父母受教育程度與子女學業成就的影響, 研究基本持這一觀點:父母的受教育水平越高, 其子女的學業成就越大, 尤其在中小學中相對顯著。比如, 楊倩、張智敏對宜昌市夷陵區857名中小學生的調查得知, 父母學歷高, 其子女成績更好。同時, 也有研究證明, 家庭社會經濟地位高低并不重要, 家長在學生的教育過程中參與程度越高, 學生完成的教育程度越高。19從社會的現實狀況來看, 家庭社會經濟地位越好, 那么家長應該會更有經濟能力在物質上進行支持, 有更高的教育水平在學業上進行輔導, 更高的社會地位會有更高的學業成就期望。基于文獻和現實分析, 本文提出以下假設:

                          假設1: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對青少年的學業成就起積極作用。

                          如上所述, 有研究認為家庭的社會經濟背景對青少年的學業并不產生直接的影響, 相反, 家長對兒童的關心、教育和引導更為重要。20正如戴維-金所發現的:家庭背景可以通過父母的信念 (教育理念、教育態度等) 和行為 (教育方式、親子溝通等) 與兒童的學習成績間接相連。21柳皚然和謝宇考察了家長的教養實踐對子女語言能力的影響, 發現學業期望、教育參與等因素顯著地影響著孩子的語言能力測試得分。國內很多研究也證實, 父母教育方式確實對子女的學業成績產生影響, 父母親的受教育水平不僅直接影響青少年的自我教育期望和學業成就, 也會影響教育方式或親子交流方式, 從而影響青少年的學業成績及成年后的職業成就。

                          如上所述, 戴維-金的研究指出, 家庭的社會經濟地位是以家長的教育期望為橋梁或中介變量而影響青少年的學業成就的。國內的研究也發現, 與受教育水平相對較低的父母相比, 受教育水平越高的父母更有可能形成更高的教育期望。22這種積極的期望和思想會促進父母親在家庭環境和教育環境中表現出更多有益積極的學業支持行為。

                          假設2:家庭教育期望對青少年學業成就起積極作用。

                          在心理學研究中, 良好的親子互動可以促進青少年健康成長已經形成基本共識。在青少年學業成就方面, 有研究指出, 對子女學業成績最有影響的變量不是家長的社會經濟地位, 而是家長的言行或家長的教養方式。父母親的受教育水平、家庭經濟收入對子女的學業成績的影響受到親子活動的調節;母親的調節作用要大于家庭經濟收入, 主要原因在于母親提供某些特定的與學業成績密切相關的行為, 比如閱讀, 玩耍等。23也有研究指出:家長的教育參與程度和影響效應會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而下降:幼兒因為身心發展不成熟而依賴家長, 家長參與對學業成就的影響較大;年齡較大的孩子有更強的獨立自主的能力和愿望, 與家人交流減少, 并且家長的知識和能力可能已無法給予子女恰當的輔導和幫助, 這導致了家長參與對學生學業影響效應下降。24對流動人口子女與家長之間互動的研究表明, 流動兒童家長也呈現出較高的教育期望, 但是由于其教養方式不夠科學, 高期望比較容易形成嚴厲的教養方式, 對待子女以懲罰為主。家長不注重自身素質的提高, 必然會削弱在子女心目中的權威感, 因此妨礙親子間的溝通, 進而影響子女的學業成績。25

                          假設3:親子交流對青少年的學業成就起積極作用。

                          假設4:生活監管對青少年的學業成就起積極作用。

                          布迪厄在解釋文化資本概念時指出, “剔除了社會經濟地位的影響因素后, 來自文化教養越高家庭的學生, 擁有越高的學術成功率, 并且, 在幾乎各種其他領域中, 都表現出更高的文化消費和文化表現。”26在他的概念中, 相對于個體天賦或個體能力, 從家庭環境中獲得的文化資本對促進子女的學業成就更具有解釋力。家庭文化資本影響子女教育成就、教育獲得, 得到了很多研究的驗證。

                          假設5:文化資本活動對青少年的學業成就起促進作用。

                          三、 數據、變量和研究方法

                          (一) 數據

                          本研究使用的數據來自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調查與數據中心提供的“中國教育追蹤調查”項目 (China Education Panel Survey, 簡稱CEPS) 基線調查數據。CEPS以2013-2014學年為基線, 以七年級和九年級兩個同期群為調查起點, 根據人口受教育平均水平和流動人口比例, 采用多階段的概率與規模成比例 (PPS) 的抽樣方法, 從全國范圍內隨機抽取了28個縣級單位作為調查點。在入選的縣級單位隨機抽取了112所學校中的438個班級進行調查, 被抽中班級的全體學生進入樣本。總體學生樣本量為19487。CEPS收集了關于被調查學生的基本情況、學習成績、在校表現、成長經歷以及身心健康等非常詳細的信息, 并且提供了相關學校和家庭信息, 包括學校的師資、區位、經費, 家庭的經濟職業狀況、教育期望、教育投資等方面的相關數據。27本研究在刪除少量無效樣本和變量的缺失值后, 分析的有效樣本量為19232人。

                          (二) 變量

                          1.因變量

                          一般研究學業成就時會用學生的考試成績來作為變量, 由于考慮到全國各省使用的教材不同, 各個學校的考試試卷和評分標準不同, 單獨用考試成績很難有橫向比較意義, 本研究做了一個較為綜合性的測量變量。第一, CEPS提供的調查當時學生的語文、數學、英語三科的期中考試的原始成績和標準化成績。第二, CEPS提供的學生在學習語數外這三門課程時的接受能力, 設置了三個問題詢問學生:語數外三門課程“目前學起來是否吃力”?語數外分別對應四個選項:1代表“特別吃力”;2代表“吃力”;3代表“有點吃力”;4代表“一點也不吃力”, 數值越大表示學習過程越輕松。第三, CEPS通過一套測量學生邏輯思維和問題解決能力的測試得分作為學生的智力水平得分。本研究將學生學習語文、數學、外語的難易程度、智力水平和考試總分通過主成分分析的方法生成一個取值范圍為0至100的學業成就指數, 分數越大表示學業成就越高。

                          2.自變量

                          本研究的主要自變量分成兩部分:家庭客觀存在的背景狀況——家庭的社會經濟地位;家庭主動積極的支持狀況——家長學業支持。

                          家庭社會經濟地位 (Social Economic Status, 簡稱SES) 指家庭擁有的各種社會資源, 是研究青少年發展影響因素的核心概念。布勞鄧肯模型對家庭社會經濟地位進行了三維定義:家庭的經濟收入、父母的教育水平以及父母的職業狀況。28SES每一個維度測量家庭社會經濟地位不同方面的資源擁有量, 這些資源在青少年成長過程中需要時都可以發揮相當大的作用。即使本研究的重點并不在家庭階層狀況對青少年的影響, 但是根據SES在社會客觀現實中的作用, 同樣需要加入家庭社會經濟地位這一變量。根據布勞鄧肯模型, 本文的社會經濟地位采用了CEPS中提供的父母的職業類別、受教育程度、家長自評經濟狀況和政治面貌 (是否黨員) 。其中, CEPS沒有實際的家庭經濟收入數據, 而是用家長自評經濟狀況來代替家庭經濟狀況:從1到5分, 分別表示非常困難、比較困難、中等、比較富裕和很富裕五類。另外, 研究加入了是否黨員這一維度, 中國社會中黨員身份不可忽視。政治面貌是虛擬變量, 1表示共產黨員和民主黨派, 0表示無黨派。為了數據分析的簡約性, 研究使用主成分分析方法提取這四個變量的公因子, 并進行轉換, 獲得一個取值在0-100間的社會經濟地位指數變量。

                          本研究的家庭學業支持主要衡量家庭中父母的一些常見的具體活動對青少年學業成就的影響, 從四個維度來考量:家長對孩子的教育期望、學習和生活監管、親子互動頻率、文化資本活動。

                          家長的教育期望參照CEPS中學生本人的教育期望, 這里的教育期望是指學生“希望讀到什么教育程度”, 對應的選項是:現在就不要念了、初中畢業、中專、技校、職業高中、高中、大學專科、大學本科、研究生、博士。根據各類別對應的受教育年限進行賦值, 獲得一個取值在7-22年間的連續變量, 該變量為連續變量, 數字越大代表家長對孩子的教育期望越高。

                          學習和生活監管是家庭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 CEPS設置了八道題目, 考察父母在這方面對子女學習和生活的嚴格程度, 分別為:子女的作業、考試情況、在學校表現、上學和回家的時間、與誰交朋友、穿著打扮、上網和看電視的時間。每道題目對應三個選項:1不管, 2管但不嚴, 3管得很嚴, 加總取值獲得一個8-24的連續變量, 數字越大意味著家長對子女學習和生活監管得越嚴格。

                          親子互動頻率, CEPS設置了以下五道題目詢問家長與子女的互動頻率, 是否經常與孩子討論:學校發生的事情、孩子與朋友的關系、與老師的關系、孩子的心情、孩子的煩惱。對應三個選項, 1從不, 2偶爾, 3經常, 加總取值獲得一個10-30的連續變量。分數越高表示親子互動頻率越高。

                          文化資本活動, 根據文化資本的定義和常用的操作化方式, 使用CEPS提供的家庭文化資源以及家長和孩子一起參與文化活動的頻率來測量。家庭的文化資源包括家庭的藏書情況和孩子是否有獨立書桌, 分別為:你家里的書多嗎?對應五個選項, 分別取值1-5。孩子是否有獨立書桌 1代表有, 2代表沒有, 因此, 獨立書桌是個二分變量。CEPS設置兩道題目詢問學生:與父母一起讀書, 與父母一起參觀文化設施 (包括博物館、動物園和科技館等) 的頻率, 分別對應六個選項:1從未做過, 2每年一次, 3每半年一次, 4每個月一次, 5每周一次每, 6周一次以上。通過主成分分析方法對以上四個變量提取公因子, 轉化后得到一個取值為1-100的文化資本變量, 數字越大代表父母的文化資本投入越多。

                          以上變量的描述性統計表如表1所示:

                          表1 變量的描述性統計表
                        表1 變量的描述性統計表

                          四、數據分析結果

                          從表2可以看出, 在控制了性別、年齡、戶口和智力水平之后, 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及家庭學業支持都對青少年的學業成就有顯著影響, 具體如下:

                          假設1成立, 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對青少年的學業成就有顯著的正向影響, 即青少年的家庭社會經濟地位越高, 其學業成就也越高。

                          假設2成立, 父母的教育期望對青少年的學業成就也是有顯著的正向影響, 即父母對子女的教育期望越高, 子女的學業成就也會越高。

                          假設3成立, 親子互動對青少年學業成就的影響也是正向的, 表現為青少年與其父母的親子互動越多, 其學業成就越高。

                          假設5成立, 家庭的文化資本活動對青少年的學業成就也有顯著影響, 表現為一個家庭所擁有的文化資本越多, 青少年的學業成就越高。

                          值得注意的是, 假設4不成立, 父母對子女的學習與生活監管對青少年的學業成就沒有顯著影響, 且其系數為負數, 表明在不考慮顯著性的情況下, 父母對子女的學習和生活監管越嚴, 其子女的學業成就反而越低。

                          表2 家庭學業支持對青少年學業成就產生影響的嵌套模型
                        表2 家庭學業支持對青少年學業成就產生影響的嵌套模型

                          備注:各模型中數值為非標準化系數, 括號中為標準誤, ***p<0.01, **p<0.05。控制變量包括:性別、年齡、戶口和智力水平。

                          五、結論和討論

                          全國諸多省份頒布家庭教育促進條例, 提倡家庭教育應該適應和滿足青少年健康成長的需求。《中小學生減負措施》也提醒家長要理性設置對孩子的期望值, 避免盲目攀比、跟風報班, 給孩子增加過重負擔。

                          (一) 青少年學業成就存在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差異

                          本研究的結果驗證了“科爾曼報告”, 家庭的社會經濟地位與學業成就具有相關性。科爾曼報告中提到學業失敗 (尤其是留級、輟學、分流等較為嚴重的狀況) , 多發生在家庭經濟狀態較差的家庭中。但是, 該理論無法解釋現實生活中貧困家庭學生逆襲的眾多事件, 因此, 相關性并不說明必然性, 其內在的邏輯應該是:家庭社會經濟地位“不利”的父母, 對子女的教育和成長投入的金錢、時間和精力過少, 如果其子女不能自覺而加倍努力, 那么該家庭的教育產出必然會處于“不利”狀況。

                          由于勞動力市場兩極分化, 較低的職業地位意味著繁重的體力勞動、超時的工作時間、較低的工資待遇、不穩定的工作機會等不利狀況。疲于生存的家長沒有太多時間精力去關心孩子的學業、照顧子女的成長, 更是甚少主動跟學校聯系, 關心孩子的學校表現, 不利于子女的學業發展。孩子是家庭中的弱小個體, 家長甚至會將工作中的不愉快無意識地轉移到子女身上, 表現為打罵式管教, 進一步影響孩子的身心健康。

                          低教育程度的父母, 更有可能在思想上對教育的重要性認識不足, 在實際中沒有能力進行學業輔導和細致的親子溝通。家庭社會經濟地位高的父母, 就可能更愿意參與到子女的日常學習和活動之中。根據經濟學原理, 有投入才有產出, 因此, 在呼吁眾多家庭減少盲目補習的同時, 更要關注弱勢家庭的教育困境, 解決貧困學生的學費生活費問題, 提高貧困家庭父母科學教育意識。

                          (二) 適度溫情型的學業支持促進青少年學業成就

                          家庭的學業支持總體表現在父母對子女進行教育和養育過程中比較穩定的行為傾向, 是教育觀念和教育行為的綜合體現。從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來分析, 情感需求層次先于知識追求欲望, 對學業成功的追求屬于自我實現比較高的層次, 理論上應該出現在情感需求得到滿足之后。父母的情感溫暖、對子女的尊重和理解越多, 子女越可能在情緒上表現穩定, 自我接納程度較高、社會適應、學習適應程度才能加強。因此, 情感溫暖型的親子交流有利于促進子女人格的平衡發展, 從而為學業發展提供良好的基礎。

                          從科爾曼開始, 教育期望被認為是家庭內部社會資本的重要指標, 因為家庭教育期望的高低往往與父母對孩子的關注和投入成正比。一方面, 父母的關注度和投入度的高低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子女學業成績的高低與在校表現的好壞。另一方面, 家庭對教育和成就的價值觀和思維模式會潛移默化的影響子女的價值觀, 而后進一步影響子女的學習動機和學業成就。29因此, 父母在關愛子女生活、學業的同時, 應該給予子女一些自由發展的空間, 通過一些文化活動與子女討論對歷史、人文、事件的看法, 肯定子女的各種努力, 鼓勵子女自覺地走向學業成功。

                          (三) 嚴厲懲罰型的學業支持阻礙青少年的學業成就

                          根據發展心理學中青少年的“叛逆心理”理論, 青春期子女隨著年齡的增加會逐漸減少對父母的依賴, 把自身作為獨立個體對待, 反抗父母過多干涉。青少年時期產生的強烈自尊心, 受到認同和贊賞會有強烈的滿足感, 增加青少年的自信心;反之, 父母的懲罰、嚴厲、過分干涉、過度保護都會讓青少年產生強烈的自卑感。尤其對于男生, 其性格中的獨立性較強, 在父母對其高度關注和干涉的教育方式下, 他們的反抗情緒相對強烈。

                          父母良好適度的教育期望會轉化為子女的學業成就動機, 但是過高的期望會造成子女心理壓力過大, 使其焦慮感升高, 挫傷自信心導致自卑, 從而對孩子的學習產生負面影響。父母只有嚴格遵循成長規律, 尊重孩子的合理需要和個性, 抑制做“虎媽”“狼爸”的沖動, 才能提高家庭教育的有效性。綜合注重培養子女的體育鍛煉、生活自理習慣、懂得感恩、誠實努力、創新思維和實踐能力等, 為孩子的終身發展奠定良好根基。

                          注釋:

                          1周皓:《家庭社會經濟地位、教育期望、親子交流與兒童發展》, 《青年研究》2013年第3期。
                          2科爾曼:《社會理論的基礎》, 鄧方譯,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1990年, 第279、330頁。
                          3James S. Coleman, “Social Capital in the Creation of Human Capital”,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No.8, Vol.94, (1988) , pp.95-120, pp.95-100.
                          4B. Pierre, Outline of a Theory of Practice,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7, pp.82-83.
                          5鄭祖強:《文化資本視角下農民工群體社會地位獲得研究——基于崇左市D村的實證調查》, 廣西大學, 2014年, 第12頁。
                          6 (29) 徐水晶、周東洋:《教育作為階層代際傳遞的中介作用研究》, 《社會科學》2017年第9期。
                          7戴維·斯沃茨:《文化與權力——布迪厄的社會學》, 上海譯文出版社, 2006年, 第33頁。
                          8P.Dimaggio, J.Mohr, “Cultural capital, educational attainment, and marital selec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No.6, Vol.90 (1985) , pp.1231-1261.
                          9 高耀、劉志民、方鵬:《家庭資本對大學生在校學習成績影響研究——基于江蘇省20所高校的調研數據》, 《高教探索》2011年第1期。
                          10 吳愈曉、王鵬、杜思佳:《變遷中的中國家庭結構與青少年發展》, 《中國社會科學》2018年第2期。
                          11 權小娟、邊燕杰:《城鄉大學生在校表現比較研究》, 《中國青年研究》2017年第3期。
                          12 張文穎:《家庭收入對大學生成績的影響因素研究》, 《當代教育科學》2009年第3期。
                          13 趙延東、洪巖璧:《社會資本與教育獲得——網絡資源與社會閉合的視角》, 《社會學研究》2012年第5期。
                          14 B. K. Eckland, “Schooling and Achievement in American Society”,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No.2, VoL.95 (1979) .
                          15 P. K. Klebanov, J. Brooks-Gunn, G.J. Duncan, “Does Neighborhood and Family Poverty Affect Mothers Parenting, Mental Health, and Social Support?”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No.2, Vol.56 (1994) , p.441.
                          16 周皓、Wu Xiwei:《流動兒童的教育績效及其影響因素:多層線性模型分析》, 《人口研究》2008年第4期。
                          17 L. Shumow, J.D. Miller, “Parents’ At-Home and At-School Academic Involvement with Young Adolescents”, The Journal of Early Adolescence, No.1, Vol.21 (2001) , pp.68-91.
                          18 周皓:《流動兒童心理狀況及討論》, 《人口與經濟》2006年第1期。
                          19 P.E.Davis-Kean, “The influence of parent education and family income on child achievement: the indirect role of parental expectations and the home environment”, J Fam Psychol, No.2, Vol.19 (2005) , pp.294-304.
                          20 楊春華:《教育期望中的社會階層差異:父母的社會地位和子女教育期望的關系》, 《清華大學教育研究》2006年第4期。
                          21 K. Trone, “The Effects of Poverty on Children, Youth, and Families”, Family Court Review, No.3, Vol.36 (2010) , pp.355-359.
                          22 周文葉:《家長參與:概念框架與測量指標》, 《外國教育研究》2015年第12期。
                          23 周芳:《流動人口子女家庭教育存在的問題及教育干預》, 《教育科學研究》2002年第11期。
                          24 皮埃爾·布迪厄、華康德:《實踐與反思—反思社會學導引》, 李康、李猛譯, 中央編譯出版社, 1998年, 第212頁。
                          25 關于CEPS調查的抽樣方案和其他具體信息, 請參考該數據的官方網站, http://ceps.ruc.edu.cn
                          26 C.W.Mueller, T.L.Parcel, “Measures of Socioeconomic Status: Alternatives and Recommendations”, Child Development, No.1, Vol.52 (1981) , pp.13-30.

                          范靜波.家庭學業支持對青少年學習成就的影響研究[J].學海,2019(02):66-71.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99re6久久在热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