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社會學論文

                        農村學校與農村社區的互動發展研究

                        時間:2016-01-25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7416字
                        摘要

                          一、引 言。

                          現代化和城鎮化是當前我國社會發展的基本趨勢。在推進現代化和城鎮化的進程中,不能忽略的是,我國農村社會事業在此大趨勢和大背景下的延續和發展。早在 2005 年 10 月,黨的十六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一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提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是我國現代化進程中的重大歷史任務。這一重大歷史任務既是中國現代化的重要內容,又是黨和國家解決“三農”問題的重要戰略舉措,是當前和今后較長一段時期“三農”工作的中心和主要任務①。毫無疑問,新農村建設需要高素質的建設者作為強有力的人才支撐,而高素質人才的培育始終離不開教育的作用和影響。“我們盡可以遙遠地追溯一下教育的歷史,我們知道,教育是作為人類社會的一種自然特征出現的。在社會發展的一切階段上,教育對社會的命運都曾有過貢獻。教育本身從未停止過發展。”②正是在此意義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明確地將其作為社會的必需單獨提出討論和認識。故它又是一個需要長期跟蹤和探索的話題。從某種意義上講,城鎮化和新農村建設構成了現階段我國城鄉社會發展力量之兩極,在這兩極力量彼此交織的影響下所形成的社會全貌也成為當代農村教育發展的社會背景。在這一宏觀背景下,近來,習近平總書記和李克強總理在幾次會議中都強調要通過教育扶貧來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這為重新思考和規劃農村教育發展和新農村建設提供了新的思想指導,為理論和實踐工作者多角度、多方位思索、探討農村學校、學校和社區的關系指明了方向。

                          二、農村學校與農村社區關系現狀。

                          在新農村建設進程中,作為農村社會系統的一個子系統,農村學校對整個農村社會系統具有關鍵的社會學意義。學校在“培養對社會發展有貢獻并在生活中起著積極主動作用的人方面以及在訓練人們適當地準備從事工作等方面,現在是,將來仍然是具有決定性的因素。”“如果我們廢棄了學校……就等于我們不讓成千上萬的人受到這種可使他們系統地掌握知識的教育。”③在我國農村地區,除了對農村學生開展基礎教育之外,農村學校還是農民獲取信息、掌握農業科學知識和技術及開展相關文化活動的重要場所。李書磊曾經指出,從組織與職能來看“,小學就是深入村落的國家機構……小學還是村落中唯一的國家機構,它在鄉村背景與鄉村氣氛中就更顯出一種不可替代的身份,它與鄉村的互動就具有了深長的意味”④。此外,終身教育和學習型社會的觀念已為越來越多的人所認可和接受。這兩大基本觀念的普遍被接受提醒人們:

                          在重視學校教育的同時,也要重視校外的教育和學習。因此,農村學校負有開發農村人力資源的重大職責。

                          然而,與上述分析不相適應的是,隨著城鎮化的快速推進和農村人口的大量流失,農村社區和農村教育的發展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和困難。甚至,農村學校不僅沒有發揮應有的促進社區發展的功能,反而因種種原因演變為“教育的孤島”.主要體現為:

                          1. 農村社區“空心化”.

                          中小學布局調整后,一些原有的農村學校被迫撤并,隨之,這些農村出現了“空心化”的局面。有研究發現,2000~2010 年間,中國農村平均每天消失 63 所小學、30 個教學點和 3 所初中,也就是說,每隔 1 小時就有 4 所農村學校消失在人們的視線里,且這種現象仍然在蔓延⑤。農村學校撤離的后果是十分嚴重的,不僅意味著新文化的撤離,也意味著社會對村落文化的一次放棄。農村學校的人為撤離,破壞了“新文化內嵌式”的村落文化生成結構,打破了城鄉間的文化均衡,危及農村文化自然生態的延續⑥。“村里沒了學校,就像家里沒有了孩子”⑦。村落可能成為一個文化空場、文化貧困、文化凋零、文化空核的社會空間⑧。其實,已經有論者指出“,鄉村其實越來越多地成了一個地域的概念,成了一個沒有實質內涵、或者說缺少文化內涵的空洞符號,作為文化---生命內涵的鄉村已經死亡,鄉村社會成為文化的看客,不再具有自我文化生長與更新的能力與機制。”

                          2. 農村學校運行“封閉化”.

                          從農村教育發展的理想層面來講,根植于農村社區的寄宿制學校在許多方面更應該形成與農村社區的良性互動關系。然而,現實卻并非如此。與大量鄉村學校消亡并存的一種現象是,一方面,許多農村寄宿制學校管理者,或由于缺乏真正的對農村社區發展的理解和認同而盲目追求精英化、城市化的辦學傾向,或以學校和學生的安全等現實問題為借口,使農村學校封閉運行;另一方面,自 2001 年以來,農村義務教育管理體制實行“以縣為主”,該體制的實行對于解決農村學校辦學財力短缺,推動農村義務教育均衡發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然而,由于一些基層干部對于這一制度設計的宗旨不甚明了,或基于某些私利因素,認為農村學校辦學是單一的政府責任,導致農村社區“主動”與農村學校隔離。農村學校盡管依然鑲嵌在它曾經賴以存在的社區,但已與農村社區“形同陌路”.費孝通曾在《再論文字下鄉》一文中指出“,如果中國社會鄉土性的基層發生了變化,也只有發生了變化,文字才能下鄉。”⑩今天來看,不能不說中國社會鄉土性的基層尚未發生變化,而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部分地區,中國的鄉土社會大有一種走向荒蕪和消失的趨勢。

                          不僅沒有發生文字下鄉,還出現了文字上移的畸形現象。隨著城鎮化的推進和中小學的布局調整,出現了教育布局上的“城擠、鄉弱、村空”現象,這可能也是世界上少有的獨特現象。一方面,巨型學校、大班額成為城市學校的顯著特征,另一方面,農村學校不僅布點數量越來越少,規模越來越小,而且面臨著嚴重的生存危機。

                          3. 農村學校教育內容“去生活化”.

                          農村學校在管理中封閉運行的同時,在教育內容和方式上也存在著封閉運行或與農村生活脫離的現狀。具體表現為:一方面,農村社區有著豐富的課程資源和教學實踐場地,許多方面是城市所不能及的,但是農村學校以追求單一的考試成績為由頭,許多學校或教師依然遵循單一的應試模式,將教育教學“懸置”

                          于農村社區鮮活的土壤之外;另一方面,農村和農業的可持續發展離不開農業人才的持續供給。農業人才不僅僅指少數的高學歷農業技術專家,還包括數量龐大的有知識、懂技術、會經營的新型農民,這一切實現的前提是擁有熱愛農村這一片土壤的情懷,農村教育本應該擔負起這一責任,然而,事實卻恰恰相反。農村學校封閉運行、教育內容脫離農村實際,造成的后果是,許多農民后代對農村失去情感與關注,對農村生活和農業生產持有鄙視心理;與此同時,對于返鄉務農的畢業生來說,所學的基礎文化知識對于農業生產、經營和管理作用甚小。很多畢業后的農村青年返鄉后不能順利融入當地的農業經濟活動,造成農村勞動力的巨大浪費,同時也對農村社會的和諧穩定產生不利影響。正如蘇霍姆林斯基所言:“從農村中學畢業出來的青年人,有 60%以上永遠離開了農村而一去不返,出身農村而在高等學校畢業的人則有 90%以上成了城市居民。如果細想一下,這種現象不僅包含著某種令人擔憂的東西,而且包含著某種危險。如果農村青年中在智力發展方面最好的這部分人繼續地離開農村,那么農業生產的發展必將有一天會停滯。”

                          三、形成農村學校與農村社區互動不良的原因。

                          形成農村學校與農村社區互動不良的原因復雜,很難梳理。以下因素是當前時期影響農村學校與農村社區互動關系的直接因素,尤其值得重視。

                          1. 農村教育管理體制改革政策缺位。

                          農村教育要適應農村社會、經濟的發展需求必須以改革農村教育管理體制為先。隨著農村教育管理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化,國家教育行政權力逐步下放,國家包攬辦學、過度集權的問題得以改變,地方辦學有了更大的靈活性和自主權,但是當前還存有一些問題不容忽視。第一,在農村教育管理體制“由鄉到縣”的過渡中,縣鄉兩級政府往往會因責任不明確而出現管理缺位、不協調等問題;第二,基于我國地域經濟發展的不平衡,造成教育資源配置不合理,使城鄉之間、農村不同地區之間教育差異較大,限制了教育的均衡發展;第三,受傳統思想影響,人們對于農村學校的辦學水平優劣的評價標準仍堅持以升學、應試為主,對農村教育和農村學校的發展給予錯誤導向;第四,農村學校運行中,權力配置出現了兩種現象:一種是片面解讀校長負責制,學校辦學方向和水平往往隨校長思想和行為而發生大的波動,農村社區等第三方力量監督乏力;另一種現象是,上級教育行政部門對學校干預過多,校長嚴格受控于教育行政部門的統管,學校辦學自主權被虛化或弱化。

                          2. 現代化進程中農民和農村社區被邊緣化。

                          以農民為主體的廣大群眾為中國的工業化、現代化做出了巨大貢獻,但是現代化的成果并沒有直接滲透于農村,農村變化較大的僅僅是農民的生活環境,而農民的身份和地位并沒有得到根本轉變,相反,隨著城鄉差異的擴大和外界壓力的增加,農民主體地位隨著現代化的進程而逐漸受到削弱,作為一個邊際明確的階層,農民長期以來仍然無法脫離“身份”的限制,其社會地位并沒有得到相應的提高。在順應現代化和城市化建設的同時,農村教育也積極為城市服務,打造著一批批“城市里的外鄉人”,使他們既無法真正融入城市生活,又缺乏農業生產知識和技能,只能徘徊于城市和農村之間,成為處于城市與農村夾縫,既非農民、又非市民的邊緣群體。脫離農村實際的農村教育加速了農村的“被”邊緣化,反過來邊緣化的農村社區又使得農村教育變得更加消沉。在當前大力推進城鎮化建設時,這一問題更應引起重視。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99re6久久在热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