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哲學論文 > 自然辯證法論文

                        俄羅斯的自然哲學探究

                        時間:2019-07-10 來源:自然辯證法研究 作者:景劍峰,趙萌 本文字數:6162字

                          摘    要: 現代意義的俄羅斯哲學發軔于19世紀, 其理論思維總是有著密切關注自然宇宙等悲天憫人的宏大敘事情結, 由此也產生了一系列豐贍的自然哲學思想。但是, 與歐美自然哲學相較, 俄羅斯自然哲學并不單純將宇宙、自然、物質世界等看作科學研究的對象, 而是有著鮮明的神圣向度、人學向度、美學向度和形上學向度, 擅長從崇高、人性、唯美和超越等方面去把握和思考宇宙世界, 并凝練出豐富的自然哲學思想。

                          關鍵詞: 宇宙; 自然; 人學向度; 美學向度;

                          Abstract: The Russian philosophy of modern significance has been published since the 19 th century, its theoretical thinking always pays close attention to the natural universe and other great narrative complex of compassion. This also produced a series of rich natural philosophical ideas. However, compared with the natural philosophy of Europe and the United States, Russian natural philosophy does not simply regard the universe, nature, and material world as objects of scientific research, but also has a clear scared dimension, anthropological dimension, aesthetic dimension, and metaphysical dimension. And it is longer than grasping and thinking about the universe from the aspects of sublime, humanity, aesthetics and transcendence, and condenses rich natural philosophical thoughts.

                          Keyword: universe; natural; anthropological dimension; aesthetic dimension;

                          一

                          現代意義上的俄羅斯哲學是從19世紀算起的, 然不論早期的霍米亞科夫 (А.С.Хомяков) 的“聚和性” (соборность) , 還是其后的索洛維約夫 (В.С.Соловъёв) 的“一切統一” (всеединство) , 以及再之后赫爾岑 (АлексндрИвновичГéрцен) 所談的“科學中華而不實的作風”和列寧所談的“唯物主義與經驗批判主義”等, 這都是關于自然及物質世界的哲學問題, 理論主題常常是立足宇宙論的。自古希臘以來, 追問宇宙世界的本原就構成了哲學內在使命, 并演繹出宇宙論等哲學形態。近代以來隨著科學的昌明, 宇宙論哲學的核心地位逐步讓渡于認識論和價值論, 但是俄羅斯哲學作為后起之秀, 卻始終對宇宙世界等自然哲學問題情有獨鐘。因為從俄羅斯哲學誕生以來就分為斯拉夫派和西方派, 在自然觀上斯拉夫派具有更多東正教情結, 是要依靠宇宙世界來關照人與絕對者的關系;而西方派在自然觀上具有更多的唯物主義傾向, 是將宇宙世界視為人類征服和改造的對象世界來看待。蘇聯哲學時代, 自然哲學繼續沿著唯物主義道路繼續闊步前進, 并且試圖要用馬克思主義自然觀來指導科學技術研究。蘇聯解體后, 俄羅斯自然哲學的發展也經歷了范式轉變, 逐漸從“蘇聯自然科學哲學轉向俄羅斯科學技術哲學”[1]90。但是俄羅斯思想家對于自然問題的思考并不是局限在科學向度, 而是從神圣向度、人學向度、美學向度和形上學向度去考察宇宙自然, 即不把宇宙自然僅僅作為外在于人的他者來看待, 而是認為宇宙自然是與人、與絕對者等聚和在一起的, 并從形而上的意義上研判, 認為和諧之美是拯救宇宙世界的根本方式。

                          縱觀二百余年的俄羅斯哲學史, 俄羅斯傳統自然哲學是延續古希臘羅馬以來西方自然哲學傳統, 并加以俄羅斯哲學家對于宇宙世界的深刻思考而形成的, 所以對于俄羅斯傳統自然哲學的理解, 有必要先對俄文的“自然”概念與古希臘羅馬哲學中的自然概念關系進行梳理, 并辨識出俄羅斯哲學中自然概念的一般性用法。俄文中所指“自然”概念的主要有“натура”“природа”“естество”“стихия”等。其中, “натура”音譯自拉丁文“natura”, 最早源自希臘文“φυσι”, 多指自然本性;“природа”詞根是生長的意義, 其多指物質意義或者質料意義上的自然界, 俄文中用“природа”來對譯“φυσι”是較為準確的, 因為二者的詞根原義都是“生長”“生成”。俄文中“естество”多指自然界或者本性, 與“自然科學” (“естествоведение”) 以及“自然科學家” (естествоиспытатель) 等是同根詞;“стихия”多指自然現象。相應地, “自然哲學”這一概念主要有兩種表示, 一是“натурфилософия”, 二是“философияприроды”。總體而言, 俄羅斯自然概念與西方哲學自然概念是一致的, 概括起來有兩方面意蘊, 一是指質料性、物質性和具體意義的“自然界”;一是指本性的、本真的、天然的、原則的、原理的抽象意義的“自然律”。前者可以翻譯和理解為“自然”, 后者可以翻譯理解為“本性”。俄羅斯自然哲學更多不是在探討自然界, 而是探討自然律和本性問題, 尤其是深入地探討了自然與人、自然與絕對者、自然與美、自然與形而上超越的關系。

                        俄羅斯的自然哲學探究

                          二

                          俄羅斯自然哲學對待宇宙的態度依然延續的古希臘哲學中的宇宙觀, 宇宙被視為與無序的混沌世界相對比的有序、整體且和諧的自然界。俄羅斯哲學家們在解釋這個宇宙世界時有其更為深入的闡發, 并在傳統宇宙論的基礎上更加明確地指出宇宙的存在基礎是“一切統一”。“一切統一”的思想在古希臘哲學、中世紀哲學乃至謝林哲學中都有過體現, 但是俄羅斯哲學家們將之更加發揚光大了。索洛維約夫就明確指出, 一切統一是宇宙的基礎。他認為, “一切統一”不但是宇宙萬物相合的基礎, 也是神圣之絕對者的內在原理和真理, “真理就是存在物、萬物統一之物”, 所以宇宙論之“一切統一”也就是形上學意義的絕對物, “絕對物既是某物 (εν) , 也是一切 (ενκαιπαν) ”。人依靠自我否定而指向一切, 人作為不完滿者正是在宇宙世界中通過自我否定和自由創造, 通過對萬物的愛來追求和指向完滿, 宇宙世界是指向絕對者的, 是在人的否定和改造中不斷形成的。[2]121-125索洛維約夫后來用索菲亞概念來豐富一切統一思想, 弗洛連斯基 (П.А.Флоренский) 和布爾加科夫 (С.Н.Булкаков) 使這一思想發揚光大, 如此他們闡釋的方法就是用索菲亞來代替一切統一概念在宇宙論中的地位, 認為索菲亞就是代理絕對者而創造宇宙世界的工師, 于是一切統一宇宙論就變成了索菲亞宇宙論。傳統俄羅斯自然哲學深受教父哲學影響, 認為宇宙世界是人與絕對者之間的橋梁, 一方面絕對者創造宇宙萬物并賦予人管理權, 另一方面人作為有限的個別物又通過改造世界而趨向無限, 體現出神圣和人學的雙重維度, 而且這兩個維度并沒有偏廢, 并保持著一種張力, 這與近代以來西方自然哲學積極揚棄自然的神圣維度是有差別的。近代以來, 西方自然哲學一貫思考“人在宇宙中的地位”, 并弘揚人的主宰宇宙的主體性, 而俄羅斯傳統自然哲學在這一思考中始終是“人———宇宙———絕對者”的三角關系, 是人、自然和造物主保持一種內在的張力。盡管從中世紀經院哲學一直到近代自然神學的勃興, 西方哲學在探討宇宙時也要說明絕對者的存在, 但這個存在大多是一個貌似“虛君”的存在, 絕對者完成了造物主使命后, 剩下的就是人類理性開始積極探索造物主創造這個完美宇宙世界之完美自然律, 從而產生了近現代以來輝煌的自然科學研究成果。然而, 與傳承拉丁教父哲學的西方自然哲學不同, 俄羅斯自然哲學主要承傳于希臘教父哲學, 特別關注的是人通過宇宙這個中介最終和神圣對象有所契合。就像是索洛維約夫關注萬物之一切統一時沒有忘掉個別之“某物”一樣, 后輩俄羅斯哲學家在解釋絕對者的同時, 也濃墨描述了宇宙中人之個性或個性之人類。正是因為這個傳統, 接續東方教父哲學衣缽的俄羅斯哲學除了關注人在宇宙中的受造物地位, 也關心個人在宇宙中的超越性意義。

                          西方中世紀哲學傳統主要是立足圣經的《創世記》和《約翰福音》來解釋宇宙世界的創生, 分別形成了造物主的神創論和邏各斯的道創論, 但是俄羅斯哲學家除此之外還非常重視立足舊約的《箴言》, 挖掘其中智慧索菲亞的意義, 從而演化出索菲亞創世論, 并賦予索菲亞一切統一的形上學意蘊。[3]500-502作為人格化的“一切統一”之索菲亞就是宇宙的原理和原則, 或者形上學意義上就是“宇宙靈魂”和“世界精神” (МироваяДуша) 。俄羅斯哲學家還借助于拉丁語“natura naturans”和“natura naturata”這樣一對重要的哲學范疇來闡釋絕對者與宇宙的關系。在中世紀經院哲學中“natura” (自然) 是一個重要的哲學范疇, 并進一步演繹成兩種不同的自然概念, 即“natura naturans” (能動自然) 和“natura naturata” (被動自然) , 前者其實就是神圣的絕對者, 后者就是宇宙。絕對者和宇宙都是自然, 但是卻是在兩個層面上的, 前者是創造性的自然, 后者是被創造的自然;前者可以翻譯為“本然”, 后者可翻譯為“實然”。對自然概念的細分早在愛留根那 (J.S.Erigena) 的《論自然的區分》中就有明確說明, 司各脫 (John Duns Scotus) 、斯賓諾莎 (Baruch de Spinoza) 和布洛赫 (E.Bloch) 也對自然概念做出了類似的區分, 也對這兩種自然概念做出了深入的闡發, 從“natura naturans” (能創造的自然) 和“natura naturata” (被創造的自然) 的宇宙論意義深入到其形上學意義的探討上。俄羅斯哲學家對于這對宇宙論概念也非常關注, 以布爾加科夫為例, 他也強調“natura naturans”作為造物主是創造世界的原動力, 但是這個“natura naturans”不僅僅是指造物主, 還具體指索菲亞這個造物主的“工師”, 認為絕對者創造宇宙不是親力親為的活動, 而是索菲亞智慧的代工, 而且這個創造是一個隱德萊希從潛能到現實的過程, 最終宇宙作為“natura naturata”而被造成, 被造成后的宇宙必然是呈現為聚和性 (соборность) 的狀態。[4]120-124總之, 與西方中世紀哲學相比較, 俄羅斯自然觀的詮釋不但凸顯了絕對者在創造世界中的意義, 更主要是從形上學意義上提出了“一切統一”“隱德萊希”“聚合性”“索菲亞”等概念范疇, 進一步豐富了對宇宙世界的哲學反思。

                          俄羅斯哲學家在說明了造物主和宇宙關系之后, 關注點更多還是集中在人與宇宙世界的關系上, 關注人與宇宙的同構性, 提出了人類是小宇宙的詮釋路徑, 類似于中國哲學中“宇宙即吾心, 吾心即宇宙”的觀點。俄羅斯哲學家認為, 相對于世界而言, 人是世界的管理者和主宰, 也是宇宙的凝聚, 人是一種小宇宙 (микрокосмос) 。布爾加科夫認為, 在此意義上講人就變成了宇宙世界的邏各斯, 但是這個邏各斯背后還深藏著智慧索菲亞:“受造物世界就是受造物索菲亞, 是相對于上天第一形象而存在, 因此受造物世界就是人的世界, 是集中于人周圍或者是被人集中的世界。人是‘濃縮’的世界 (小宇宙) 。”[5]164布爾加科夫還認為, 人就是具有索菲亞性 (智慧性) 的萬物大全 (Все) , 這里萬物大全既包含無機自然界也包含有機自然界, 但是這自然界之所以能夠歸約為人就在于人能改造世界。人或人類在改造宇宙世界和管理萬物的同時, 賦予世界索菲亞之智慧, 那么宇宙也就變成了新的世界。“經濟過程的締造者調控著大自然, 又把大自然的機理改變成有機體, 使得大自然無生氣的產品變得生機勃勃。”[6]146別爾嘉耶夫 (H.A.Бердяев) 也認為, 人與自然存在物的最本質的區別就在于人的人格性。“個體人格是小宇宙, 是完整的共相。”[7]4人雖然是自然世界中的生命體, 但是人又不是單純的和自然存在物同一的存在, 具有超越性的人格的人, 在客觀世界中存在的同時又超越了這些客觀存在, 區別于自然存在物而具有獨立性和主體性。人的內在精神世界與自然物質世界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 但是人格的真正實現還是要在精神層面, 人只有從自身內在的精神世界出發, 對自己的精神世界進行改造, 才能達成人格的實現, 而外在的物質世界本身是不能實現的。

                          三

                          俄羅斯自然哲學強調宇宙自然的意義生成恰恰在于人的出現, 物質世界變得鮮活正是由于精神世界的發展, 那么人化自然以及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就在于獨特的聚和性, 而這種聚和性最終彰顯為一種美。俄羅斯哲學家們認為, 宇宙世界作為克服前混沌的有序狀態, 本身就是一種和諧之美, 并具體表現為一種“全宇宙的聚和性”[5]135。聚和性是被霍米亞科夫立足俄羅斯哲學傳統返本開新并形上化的一個重要概念, 意為自由、愛整合而成的團體性。索洛維約夫將聚和性概念引入宇宙論, 并認為是一切統一后的基本樣態, 弗蘭克 (С.Л.Франк) 將聚和性運用在社會領域, 布爾加科夫綜合這些觀點則認為聚和性是宇宙自然和人類社會都具有的特征, 是真正的天地人和諧有序。[3]494-496但是, 俄羅斯哲學都認為, 聚和性是不同于西方哲學的重要概念, 其意義就在于既能強調統一, 又能強調統一中的特殊個性, 正是這種個性之和諧統一, 才構成了宇宙自然和人類社會的美。

                          俄羅斯宇宙自然觀還具有明顯的美學向度, 即把宇宙世界視為和諧有序的自然之美, 并且通過宇宙之美來獲得人的內在升華。布爾加科夫認為, 宇宙之美在于宇宙之聚和性, 這是宇宙本身具備的和諧有序。同時, 正是人的實踐改造活動, 使得這個世界變得鮮活和有生命力, 使得世界真正成其為世界。“在這種藝術生產中, 每一個產品都顯露出他的理念并且使得整個世界成為宇宙, 就像是被制服和馴服的、內部明亮的混沌。因此, 經濟的勝利表現為宇宙之美的勝利。這里有先見之明的藝術的意義, 就像是藝術模型:‘美拯救世界’”[6]146。布爾加科夫認為人與自然宇宙的聚和性之和諧就是美, 正是這種美彰顯了人與世界的意義, 這一思想類似于中國哲學中的天人合一。

                          四

                          俄羅斯自然哲學從神圣、人以及美的向度去考察自然, 把握宇宙世界, 而這種考察與把握并不是具象的, 而是高度抽象的, 是形上學意義上的透視, 所以其宇宙論或自然哲學本質上就是形上學。俄羅斯自然哲學的形上學向度的詮釋方式, 根本上就是將宇宙要素概念化, 將物質世界精神化。俄羅斯自然哲學的四種向度也深刻地影響了對于人改造自然之科學技術的看法, 具體表現為哲學家們對于現代科學技術和大機器的批判和揚棄。以別爾嘉耶夫為例, 他認為, 人從外部征服自然界, 這不僅改變自然界、造成新的環境, 同時也改變人本身, 這個變化就是越來越機械化, 而不再是有機的生活。[8]120科技的發展是人的勞動得到了解放, 但是過度的技術使用也使人類失去了作為勞動者或創造者的本質。科學技術通過人的活動掌控自然界, 也使人類處于其依附地位, 別爾嘉耶夫將這種機器控制、技術統治的狀態成為一種“新的現實”。人類要做的, 不是否定技術、拒絕技術, 而是充分發揮人的個性和能動性, 主動地把握科學和技術。

                          俄羅斯自然哲學立足形上學方法, 從人與絕對者的雙重維度去把握宇宙世界, 但最終期冀的理想是一個唯美的聚和性之宇宙世界, 而現代科學技術之機械性破壞了這種自然之美, 只有揚棄這種物的奴役和束縛, 人及其宇宙世界才能還原保持各自精神個性的聚和性。傳統俄羅斯自然哲學通過其神學向度、人學向度、美學向度以及形上學向度多維考察, 凝練出一系列深邃的哲學思考, 其學術價值和理論意義值得進一步挖掘。

                          參考文獻

                          [1]萬長松.俄羅斯科學技術哲學的方式轉換研究[J].自然辯證法研究, 2015 (8) :90-95.
                          [2][俄]洛斯基.俄國哲學史[M].賈澤林, 等譯.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9.
                          [3]張百春.當代東正教神學思想[M].上海:上海三聯書店, 2000.
                          [4]景劍峰.傳統俄羅斯宇宙觀中的兩種自然及索菲亞[J].自然辯證法研究, 2013 (2) :120-124.
                          [5] БулгаковС.Н.АгнецБожий.[М].YMCA-Press, Париж., 2000.
                          [6] БулгаковС.Н.Сочинениявдвухтомах.[M].том1.Издательство《Наука》, Москва., 1993.
                          [7][俄]別爾嘉耶夫.人的奴役與自由[M].徐黎明, 譯.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 1994.
                          [8][俄]別爾嘉耶夫.歷史的意義[M].張雅平, 譯.上海:學林出版社, 2002.

                          景劍峰,趙萌.論俄羅斯自然哲學的四種向度[J].自然辯證法研究,2019,35(06):103-106.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99re6久久在热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