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哲學論文 > 自然辯證法論文

                        信念評判兩難境地的成因與認識論的真理概念

                        時間:2014-06-07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6491字
                        論文摘要

                          當代哲學在信念的評判上處于兩難境地,哲學家們要么陷入重建真理概念的泥潭中艱難自拔,要么選擇拋棄真理原則的工具主義。 按照事實符合論定義的真理概念遭到上帝之眼、 懷疑論的批評;取而代之的每一個真理解釋也都面臨這樣那樣的問題:融貫論不能排除幻想,緊縮論(冗余論、最小主義)“空洞無物”, 履行論混淆語言學與哲學的研究,建構論破壞了科學信念客觀性;哲學家們紛爭不斷,不愿就“真理”這個基本術語達成約定,即使是最流行的符合論,據統計也只占 44.9%。 這些真理問題導致的工具主義則破壞了信念的客觀性和日常語義學理解。 可見信念評判上的兩難境地直接來自于真理的概念與信念的真理評判困難之間的矛盾:按現有各種解釋的各種真理概念去評判現實的許多信念會導致各自問題。 要解決這樣一個矛盾,需要揭示其時至今日仍然懸而未決的原因。

                          一、信念評判兩難境地的成因

                          我認為,問題的癥結大致可以概括為以下三個方面。

                          1. 未 處理好真理概念的日常使用與哲學研究的關系

                          “真理”在日常語言與哲學領域中存在區別。 首先,日常語言只需要在現場語境中能理解,不需要嚴格遵守、追問語詞意義的規定;哲學作為一個專業學術,其概念是一種嚴格約定的專業術語,它應該明晰、規范、穩定。 維特根斯坦把哲學問題歸結為語言問題,這在某種意義上是正確的,的確有些哲學問題、 哲學爭論是因為基本的術語都不明晰、規范、穩定導致的,是無謂或誤導的問題,是可以通過語言分析、規范來消解或解決的。 因此不能把日常語言的約定、理解、使用方式當作哲學專業語言的約定、理解、使用的原則。 其次,哲學在確定“真理”
                          這個概念的意義的時候,是從哲學專業的學術問題研究角度出發進行的制定和約定,而不是語言學的研究。 如果忽視這一點,那就容易受日常語言的過度影響,無的放矢、舍本逐末,就會陷入塔斯基說的“無意義”、“不可能存在任何確定的答案”、“徒勞無益的”的爭論。
                          “真理”在日常語言與哲學領域存在聯系。 一方面,哲學是源于日常普通的討論,它還要“成為一種由哲學家們所醞釀的、 處理人的問題的方法”,進入普通的討論和生活;因此為減少傳播、學習、理解哲學思想的難度,最好在日常語言該詞匯最流行的習慣用法基礎上制定和約定專業概念;當然我們也應該看到這只是一個次要的考慮,而且此后只服從于理論的需要做出部分的調整,不要因日常語言的流變而變更。 另一方面,哲學因其思想啟發的價值對日常語言運用會有不同程度的影響, 諸如 “范式”、“實事求是”等等;這也表明哲學語言在與日常語言的關系中不是單向被動的。
                          總之,哲學語言與日常語言之間存在相互轉化的關系,但是各有規則、自成一體。 哲學雖然也樂見日常語言或其他專業語言受到它良好的影響,但它不應以一種理想語言改造日常語言或其他專業語言。 哲學語言既應拒絕日常語言的干擾,也不必從特定的哲學立場為日常語言的使用去做出辯護。
                          違背這種關系導致在制定這個哲學概念的時候陷入迷茫。 一些哲學家受日常語言學派過度影響,混淆日常語言的“真理”和哲學領域的“真理”,在理解哲學領域的“真理”時產生的問題比解決的問題多。 比如準實在論者布萊克本在哲學上主張道德反實在論,而日常語言中存在道德判斷的真理歸屬行為, 他沒有理清日常語言與哲學語言的關系,企圖對日常語言中真理一詞做出統一的、反實在論的解釋,以適應他的哲學主張,然而結果是“所有我能做的就是向你警示我的一些困難,然后以一種合作的、對話的精神請求指引”。 真 理緊縮論 (de-flationary theories) 把 真理僅僅概括為 “p 是 真的當且僅當 p”的語義等值式,而對真理是什么的問題采取虛無主義的立場,根本不給出一個邏輯上清晰的真理定義,這種“空洞無物”的理論令那些企圖從哲學家那里得到啟發的人一無所獲。

                          2. 混淆真理的定義與蘊含的關系

                          真理具有某些特性,表達這些特性的命題可以從真理定義或再加上另一些命題中推演出來,所以這些真理特性的命題表達與真理定義之間存在著某種蘊含關系。 比如“真理是客觀的”“真理是一元的”“真理是有用的”“真理是主觀的建構”“真理之間是不矛盾的”“一個真理是對一個問題的認識的最終目標”等等,都可以看作是真理定義的某種蘊含。
                          真理的蘊含對定義存在制約作用。 蘊含規定定義,定義必須能或結合其他判斷能推出蘊含,因此蘊含可以作為推導定義的線頭。 比如日常真理詞項使用常常只是使用該約定的某一蘊含,而蘊含是多樣的,因此在表象上看來是存在著多義;而實際上使用者也同意該詞項的其他蘊含。 這既是一個消極的警告,避免舍本逐末,又是一個積極的引導,把我們指引到符合邏輯的方向。
                          蘊含對于定義雖然有著一種制約,但是不能混淆定義與蘊含, 不能把這些蘊含看作是真理的定義, 否則會把非真理的命題包含到真理集合中去。
                          比如融貫論把“真理是不矛盾的”這樣一個真理的蘊含當作真理的定義,從而導致托勒密天文學也可以被稱為真理,乃至大多數理論、甚至相互矛盾的理論都可以斷定為是真理。 建構主義真理觀(con-structivist theory)把 “真 理是主觀的建構 ”這樣一個真理的蘊含當作真理的定義,從而導致了它前面提到的問題。 共識理論 (consensus theory of truth)把“真理應被群體認同或將會認同的(agree on)”這個真理的蘊含當定義,導致真理主觀化理解。

                          3. 沒有理清真理與合理信念的關系

                          從直覺上我們接受的信念總是與真理相關,但是直接用真理來評判這些信念又是不妥的,也存在懷疑論的影響。 這就是真理的概念與信念的真理評判之間的矛盾。 有的哲學家在解決這個矛盾的時候沒有區分真理和合理信念, 并理清兩者標準的關系,而是選擇重新解釋真理概念,使之能進行信念的真理評判、解決避免懷疑論,結果導致前面提到的各種問題。
                          從“真理是不自相矛盾的”這樣一個真理的蘊含、也是一個普世的公理,我們可以推出真理是終極的(不可改進的)、一元的(只有一個),因此是絕對的。 而現實是我們不敢斷言我們今天許多的信念是真理,所以我們面對現實,只要求當下合理的信念,也就是在現在條件下最滿足要求的信念。 因此合理的信念是相對的、現實的。 但是合理信念的標準是什么,它與真理有什么關系,并不是太清晰。
                          混淆真理和合理信念導致矛盾。 比如下面一種真理觀在內容上是合理的,但是在表達上存在邏輯矛盾:它認為真理既有相對性,又有絕對性,絕對真理和相對真理不是兩個真理, 而是真理的兩種屬性;認為真理是發展的,人的認識是由相對真理走向絕對真理、接近絕對性真理;又認為真理是一元的,即在同一個問題上真理只有一個。 問題是,在一個特定的問題(比如日地中心關系 )上的真理是相對的、發展的(t1→t2→……tn),它怎么可能又是一元的呢? 矛盾的根源在它沒有在概念上區分合理信念(t1、t2、t3、……tn)與真理(t):它明白現實的合理信念是相對,因此對它既有肯定又有保留,但是它對這種信念缺乏概念表達,也沒有創造新的概念來表達它,而是沿用它承認是一元的“真理”進行現實信念的評判,于是就產生了“相對真理”、“絕對真理”這樣一對令人誤解的概念,產生了真理的發展性與一元性的邏輯矛盾。
                          準實在論的一個真理解釋方案也存在這樣的問題。 布萊克本想把評判信念的各種優點,包括融貫、受控(controlled)、包容(comprehensive),也包括簡單性、可錯性以及其他優點,結合起來構建一個真理解釋(CCC 體系)。 然而這個包含可錯性的解釋與公認的真理一元性、終極性是相矛盾的。 因此布萊克本放棄了這個方案。 布萊克本設計這個方案的時候沒有把合理信念與真理區分開來、聯系起來,來解決真理概念與真理評判的矛盾。

                          二、認識論的真理概念

                          1. 日常語言中真理詞項的主流意義

                          如前所述,最好在日常語言中該詞匯最流行的習慣用法基礎上制定和約定專業概念。 因此我們應該考察日常語言使用“真理”一詞使用及其主流用法。 這是一個實證的問題。 根據我的調查,得到兩個重要的結論。
                          首先,我們很少(10.59﹪)使用“真理”、“是真的”來評判一個斷言,更多地使用其他概念,如“是合理的”、“是對的 (right)”、“符合事實”、“是正確的(correct)”、“有道理”、“是恰當的”、“是合適的”、“合乎邏輯”、“是科學的”、“是不以我們的意見為轉移的”、“是成立的”。
                          其次,日常使用者在使用真理謂詞時,他們心中大多沒有一個明晰、完全統一的概念,也就是說他在使用這個詞時并不嚴格,無論是他們本人還是他們之間,都沒有一個完全統一的規則,但是主流的思想(59.160%)是要表達命題所表達的對象的客觀性。 比如,當我們說“‘地球圍繞太陽公轉’是真理”,所表達的是那樣的日地運動關系是實際情況,而不是我們自己認為情況是這樣情況就是這樣。 也就是說,真理在日常語言中使用最多的意思是與實際相符的信念。
                          這種以信念的客觀性為其評判標準的理解,只有在認識論里面才合適,因此哲學要把真理作為一個認識論概念。 確定真理的哲學領域相當重要,后面只要按照認識論的直覺和邏輯就能很融貫地解決真理概念問題。 所以下面對認識論真理定義的闡述僅僅是亞里士多德表達的常識直覺的一種直接說明,沒有高深、復雜的理解。

                          2. 認識論的真理概念

                          認識論考慮的是認識關系。 我們同我們要處理的對象之間有三種關系。 一種是實踐關系,它是一種物質上的相互作用關系。 一種是表達關系,它是思想(語言)與世界之間的一種關系———它表達對對象的態度、情感等心靈中的東西等,比如“希特勒是邪惡的”表達對希特勒的厭惡態度。 它按照投射主義(projectivism)的理解:它主要取決于我們自己的需要、習慣、感受等的東西,是一種心靈在世界上的投影。 還有一種是認識關系,它也是思想與世界的一種關系,但與表達關系截然相反。 它存在的前提是認識對象的客觀獨立性和我們對它的無知。
                          認識的對象在邏輯上是明確的:它不是感覺經驗、現象、事實等,而是你要查明的東西,如世界或其中某類或某個事物的結構、屬性、關系、功能、規律等;它在邏輯上由問題設定,比如“金星的公轉周期是多少? ”這個問題設定的對象是金星的公轉周期的長度;對象在內容上是確定的,它必定確定地是什么,不能什么都不是,也不能變化無常,盡管它有變化多樣的表現,否則就會面臨克拉底魯“只動手指頭”的認知和言說困境。
                          對象的客觀獨立性是一種本體論上的:對象是客觀的,在主體的心靈之外,而不是隱含或神秘地出現在研究者心靈中的觀念,不是認識者心靈的構造,不是我們的觀念的投影;它是如何的(內容)是它本身自有的,不由我們的觀念決定,否則我們不需要認識,只需要自以為是;它不以我們的思想為轉移地影響我們的現實生活。
                          對象的本體論上的客觀獨立性產生了認識論上的推論,這就是:我們要獲知它是如何,而不是投射我們心靈的觀念;而我們是否知道,知道到什么程度,其評判的最終依據取決于對象是什么,取決于我們的觀念與對象對應(符合)的程度;因此認識的結果與它的對象是一種與投影關系剛好相反的關系:反映(mirror)關系。
                          出于實踐的要求,我們需要區分那種完全知道對象的信念和我并不知道或不完全知道對象的信念,從而做出選擇。 我們要用一個詞來區分、稱呼前者。 我們創造或選擇了“真理”這個詞。 亞里士多德對“真理”的直覺是對的———“否認所是的東西或確認并不是的東西,是假;而確認所是的東西或否認它不是的東西,是真”,我們把這種直覺表達更規范、更明確一點就是:“真理是與對象相符合的信念。 ”我們可以把這種符合論稱為“對象符合論”,以區別于事實符合論。

                          三、從真理到合理

                          1. 真理判斷的操作方法、標準與困難

                          真理的邏輯概念原則的應用要轉化為可操作的方法,這種方法就是經驗符合原則。 因為對象不是可見的,信念也是抽象的,但是具體經驗是對象的直接表征,以語言的形式加以固定的知覺模型是信念的直接表征,知覺模型與具體經驗都是心靈中直觀的,因此是可以比較的,否則我們連蘋果、水等日常事物也無法識別。 通過知覺模型與具體經驗的比較而進行信念與對象的比較,我們可以得出兩者的符合程度,做出真理性評判。
                          當然經驗符合原則也存在缺陷,這就是懷疑論的挑戰,也就是上帝之眼的指控,不能斷定許多信念是真理。 不過對象符合論可以通過逼真性部分消解懷疑論的。 要理解這一點,首先考慮盲人摸象的情況:盲人也看不見大象,他通過觸摸大象來認識它,我們可以想見盲人對大象摸的地方越多,他對大象的形狀的判斷會越準確;這是因為大象形狀是確定的,因而也是有限的。 現在我們針對的對象不一定是感性的形狀, 但它們本身的內容也是確定的,因而也是有限的,而我們的經驗也是發展的,隨著我們經驗的發展,再加上理性的能力,我們的認知從邏輯上可以斷定越來越接近于對象。 因此我們雖然不能斷定我們的信念是真理,但是可以說與發展了的經驗總體更相符的信念更逼真。
                          真理的判斷困難并不構成對對象符合論的一種反駁,相反是一種證據:(1)真理的判斷困難不是對象符合論的問題,而是認識論的問題———只要前面揭示的對象客觀獨立性和認識的經驗基礎是認識論的基本條件,那么認識論就注定要面對懷疑論的問題,無論我們如何調整真理的概念,或放棄真理性的評判原則,都不能實質性地擺脫它。 正因為如此,真理的判斷困難是一個現實的事實:比如我們,包括科學家,都不敢斷定相對論、量子力學是真理。 (2)這個事實是其他真理理論既不能解釋、也完全不能消除的,而對象符合論不僅在邏輯上完全可以解釋,而且也能部分地消除。 因此真理的判斷困難恰恰說明至少在現有的真理理論當中對象符合論是唯一與信念評判事實相符的、 融貫的真理解釋。

                          2. 從真理到合理

                          對象符合論也不能斷言一個現實的信念是真理,這并不意味著就要拋棄這個定義,或放棄真理的原則。 我們采用現實的評判方式———合理評判之中仍然貫徹了這個真理的定義和原則。 而這個合理性評判標準可以從兩個視角來考察:(1)從一個特定的歷史時期來看 ,合理性評判標準是復雜的、多樣的、多變的,每個人標準的內容及其排序都有所差別, 但是他們仍然有一個共用的、主要的標準,這就是知覺模型與現有具體經驗的總體符合,即使某些時候在實際的信念評判中某些信條的標準強過這個標準,但科學家或有理性的人并沒有把這個標準徹底拋棄掉, 而只是暫時靠后。 (2)從歷史的長河看,經驗標準———新信念的知覺模型與發展了的經驗總體更相符是合理性評判的唯一標準。
                          由此可見, 合理與真理是一種辯證的關系:真理是認識論的基本原則, 合理是現實的操作標準;合理標準要貫徹真理原則,不考慮真理原則在認識論上是不合理的;合理信念不一定是真理,但有逼真性,不是工具,而是對世界的當下合理描述;真理與合理在信念評判實踐中達到了辯證的統一。

                          四、結 論

                          根據以上分析可以得出結論,信念評判問題發源于真理的概念直覺與信念的真理評判困難之間的矛盾。 這個問題時至今日仍然懸而未決,未處理好真理概念的日常使用與哲學研究的關系、混淆真理的定義與蘊含的關系固然也是其原因,但主要原因是沒有處理好真理和合理信念的關系。 根據“真理”詞項日常語言中的主流用法,堅持認識論的直覺,按照對象符合論理解真理概念,把認識對象看作要查明的世界或其中某類或某個事物的結構、屬性、關系、功能、規律等,把真理看作與這些對象相符合的信念,理清真理與合理的辯證關系,既保衛了認識論的基本原則———客觀性原則,又能恰當地評判現實的信念,它靈活地維護了信念的日常語義學理解,也達到了真理理論上的融貫。 對象符合論沒有改變真理概念的直覺、重建真理概念,只是更準確地界定了它。

                          參考文獻
                          〔1〕 Simon Blackburn. Spreading the Word: groundings in the phi-losophy of language[M].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84: 241.
                          〔2〕 Hilary Putnam. Reason, Truth and History [M].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1: 129.
                          〔3〕 史蒂文·溫伯格. 仰望蒼穹———科學反擊文化敵手[M]. 黃艷華、江向東譯. 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4:74~75.
                          〔4〕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Truth [EB/OL]. (2013-03-06).
                          〔5〕 Alfred Tarski. The Semantic Conception of Truth [J]. Philoso-phy and Phenomenological Research, 1944, 4(3): 355~356.
                          〔6〕 羅伯特·B·塔利斯. 杜威 [M]. 彭國華譯. 北京: 中華書局,2002:33.
                          〔7〕 Simon Blackburn. Pragmatism: All or Some?[EB/OL]. (2010-9 -10).
                          〔8〕 Aristotle. Metaphysics[M]. Richard Hope. Michigan: Universityof Michigan Press, 1960:83.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99re6久久在热线视频